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饥饿的日子里


□ 杨 刚

“民以食为天”。不曾经历过20世纪50年代末到60年代初那段饥馑岁月的人们,怕未必能够真正感受到这句话的分量;然而,对于像笔者这样的过来人而言,它却重如千钧,且令人刻骨铭心。
那段岁月,早已远离我们而去了,然而,它留给我们的痛还在,伤还在,欲说又觉口难开。那么,我就从“好日子”说起吧。

从“好日子”说起

1958年夏,我们华中师院(今华中师范大学)中文系的部分师生,到武昌县纸坊镇附近的某公社劳动锻炼。到那里一看,形势简直好得不得了:吃饭不要钱。公社有一个食堂就设在公路边,整天开流水席,甚至连过路的人都可以随便进去吃一顿,谁也不会盘问的,反正不要钱嘛!从三皇五帝到如今,哪有这等好事情!
然而,“好花不常开,好景不常在。”还不到半个月光景,终于扛不住了,食堂不再“门户开放”,只对社员开饭。接下来,日子越过越紧,不再顿顿开干饭,稀饭常常被“隆重推出”,而且越来越稀。当时就有人诙谐地形容道:“一进食堂门,稀饭一大盆,周边起漩涡,中间淹死人。”不过,参加劳动锻炼的师生没有同社员一起吃饭,我们的生活水平似乎并未受到影响。有时候,我们还能惊喜地吃到一种叫做“中苏友好红专鱼”的好菜。这“中苏友好红专鱼”并非是从苏联进口的什么西式名肴,其实只是一道传统的湖北家常菜,黄陂人叫它“清油炸豆腐”。

饿肚子时的畅想

及至1960年,大饥荒铺天盖地而来,饥饿考验着人们。
那时,笔者因在1957年响应“鸣放”号召,因意会错了上头的意思,而被派到一间小工厂从事脱胎换骨的劳动,每月的口粮定量为24斤半。这24斤半并非全额供应大米,而是还要搭配一定数量的杂粮,如红苕(即红薯,每5斤折合1斤主粮)、干苕片(1斤抵1斤主粮)、三合粉之类。三合粉看上去灰不灰、白不白,跟水泥的颜色差不多。至于它究竟是哪“三合”,似未有权威方面的说明,不过私下曾听说其一为观音土。其时,人都嘴馋,干苕片常常被当成点心白口吃了,而它是1斤抵1斤米的,1斤米却是一天多的口粮。白口吃掉几斤干苕片,便是几斤大米的流失,那年头怎经得起这种“暗亏”?至于1斤三合粉抵1斤大米,那就更冤。不失幽默的人们什么时候都有,都到这份儿上了,还不时幽它一默,相互打招呼,不再问“吃饭没有?”而改问“吃粉没有?”
再者,当时食油、肉类和副食品的供应都严重不足,有时甚至断档。每人每月计划供应食油2两,本已少得可怜,还常常不能按月兑现,记得断档时间最长的一次是连续三月滴油未供。
尤其雪上加霜的是蔬菜也奇缺。每天下午,各家各户都不会忘记送一个破簸箕、破脸盆,甚至半截砖头到居民小组长家里,以便第二天早上去组长家里,按那些破玩艺儿摆放的先后顺序,排队购买当日的蔬菜,凭自家购粮证每人供应老包菜叶子2两,不挑不拣。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纵横》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纵横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