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尹马的诗


□ 尹 马

  安之前

  聊着聊着,我就真的开心了

  竟然不想下线,不想承认从前的生活

  我们甚至说到死亡

  她说得很浪漫,仿佛不是去死

  而是刚刚走进? 一场没有明天的爱情

  小花

  小花,二十年没见到你了

  你的家人说你去了远方

  我就坐在山岗上,和自己打赌

  要是在天黑之前,仍然看不到

  你的身影,我就会相信

  你真的死了

   一秒钟

  真可以如此丈量一秒钟的长度吗?

  对一只玉,一株雪莲,一袭寒冰

  对一件袈裟,一位高僧,一座古刹

  对一片森林,一汪湖泊,一朵优昙

  甚至一幅画,一首诗,一场爱情

  我不曾预料,我看不见,我无法计算

  这绵延不断的指尖的颤抖,写满一生的空旷

  那么,什么时候我可以说出,它的短暂

  和虚无?也许是你还未缓过神来的

  一轮海啸,一块弹片,一场车祸

  一声叹息,一次别离,一个噩梦

  甚至一举手,一投足,一转身

  我刚好说出,我正在看见,我不断错过

  这突然消逝的一切,带走一生的忙碌

  生命

  有时候应当低头活着,把目光

  投向那些不曾奢望一生的狗尾巴草

  昂首行走的人,从未来过

  自己的世界

  有时候应当弯腰死去,把呼吸

  留给那些看不见自己影子的小小飞鸟

  闭口不言的人,破坏了

  自己的世界

  有时候我们仅仅活着

  有时候我们仅仅没有死去

  山岗上的海

  我必须把山岗上的一棵树和另一棵

  称作森林;把一块草坪

  和另一块称作海

  我心里装着的一点点葱茏,加上童年

  就是整个故乡

  故乡的海面上,站着两棵青杠树

  它的绿色的皮肤,是一群马耳草

  它的海面奔跑着黑嘴兔

  浪尖上飞着白头翁

  我必须把一根火柴和五根小木棍

  比喻成海啸;把一桢斧头

  和背上的绳子比喻成荒漠

  我心里就什么也没有了,真的现在

  我不愿回故乡

  故乡的海面上,漂着一朵祭坟纸

  它的干涸的胸膛喂养着泥石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昭通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昭通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