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萨拉乌素源流


□ 白 涛(蒙古族)

  1
  露水的歌谣,在拂晓的风中叮咚
  暗淡的微光折射着远去的时光
  泥水的草滩上,一朵吐着露珠的金莲
  把自己的妩媚轻轻打开
  光合作用使每一片绿叶
  内心划过闪电的叶脉
  从青涩到金黄
  一生的隐秘深藏于花茎
  一朵金莲的影子后面
  隐约藏着一片高原。泥质的
  形态,是先人的颅骨
  黄水切割的曲线,独立高天
  一如它的名字:鄂尔多斯
  在湍急的流水中轻轻晃动
  大河远去,村庄开始零落
  头盖骨、股骨、门齿与石器
  被翻滚的沙丘
  一遍遍掩埋
  而成为化石。热释光与光释光作证②
  七万年乾坤!
  这高傲的头颅——鄂尔多斯人!
  
  2
  昨天,萨拉乌素
  你就是一条小河
  西河北河,马兰泡或平地泉
  就在村口就在西边沙窝子里
  一抹流水带来的草根、泥沙和腐殖质
  带来云杉、鸟鸣,远处的滚雷声
  鄂尔多斯风暴从这独立板块抬升的时刻起
  在黄河大“几”字之间雷霆飞旋
  萨拉乌素,我早就忘记了你的名字
  人们叫你西河,我也叫你西河
  旁边高耸的沙山叫呼和莽哈
  后来我才知道呼和莽哈
  蒙古语意:青色的沙漠
  沙漠就沙漠,为何是青色
  如此形容沙漠
  我再也未曾听说
  现在很难想起,沙漠在春天
  会是怎样的颜色
  风搅雪雾的漫漫沙山也很少去看
  呼和莽哈就呼和莽哈吧
  在那个失血的年代
  少年的经历能留下什么
  谁看见呼和莽哈游移的身影
  谁听见萨拉乌素远去的声音
  那个年代,是谁将我推上这高原
  我像一只阿尔巴斯乌头山羊一样
  被驱来赶去,吃草喝水,然后
  说不出是被谁捉弄
  只是有时望着夜空的深远
  总觉着内心蠕动着轻轻的思念
  泪水浸泡的酸涩
  在青蛙和蟋蟀的叫声中漫流
  
  3
  大河三面环绕的鄂尔多斯
  一面,敞开给了南方
  世界上再没有如此骄傲的高原
  被大河母亲怀抱一生
  第一次渡过黄河的我
  站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
  黄土岸边,渡河的地点
  在昭君坟与土默川之间
  背靠着阴山,面前
  是风沙漫天的毛乌素和库布齐
  第一次脚踏高原大地
  就在一棵沙拐柳前扑倒
  柔软的沙丘软化着少年倔强又懊恼的心
  这是我从未到过的乡土
  幻觉的鄂尔多斯,沙原与草甸
  用它高低起伏的胸肩
  给我砖茶,酒和青盐
  酸奶酪和凝固的羊油膏
  给我满脸沙尘的少女
  我却不知该如何倾身亲吻
  惊异忧郁的少年,我的初梦
  就从这第一个草原之夜开始
  而鄂尔多斯荒野依旧冷峻默然
  冰河上的太阳幽暗无光
  谁都无法预料这封冻期的长短
  严寒中的沙尘遮蔽了远方的视线
  我像一只小小土拨鼠,躲进黄泥小屋
  翘起尾巴,四肢冰凉
  
  4
  那该是一个流行野性的年代
  假如不是
  我如何被卷入这茫茫沙海
  那该是一次命运着意的嘲弄
  如果不是
  我会以怎样的脚步去回答生活
  
  5
  劫后重生的我的亲人呵
  你深陷的双眼为何总是湿润
  往日的一粒细沙让你疼痛
  黄风中的尘土
  一次次将你捉弄
  我因过早地与风沙遭遇
  已习惯在沙尘中畅快呼吸
  我的每一寸皮肤都流溢油脂的膻香
  嗓音和语调发出流水的声响
  荒原落日又拉长了我的身影
  沙山一隅,我的眼睛抚弄一抹弯流
  萨拉乌素,你从什么时候开始
  让我成了你的属民
  身体坚硬,眼神潮湿
  七万年和今天,在同一片沙漠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