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博文一篇:周记


□ 裘山山

  很久没更新了,转眼到了周末,还是和大家聊聊天吧,算周记。
  日子平淡如水,可记的事如下:
  上周,还是上上个周,俺家发现了老鼠。虽说是鼠年,也无法对其持欢迎的态度。于是买来粘鼠板两个,深夜人静时放在老鼠出没的地方,尔后怀着阴暗的心理去睡。但一天天过去了,每天早上起来,都发现粘鼠板纹丝未动,崭新如昨。而鼠们那些个小小的梅花蹄印却如示威一般,依次出现在书桌上,书柜上,茶几上,沙发上,窗台上,还有我泡石头的白盆儿边上(肯定是去那儿喝水了)。好像它们完全明白那东西是千什么的,躲得远远的。我想会不会是一个月前,先生曾用它成功地捕获过一只老鼠,而被它们吸取了教训?没准儿它们也召开了高层会议,出台紧急措施,并传达到班,所以任我们放哪儿它们都不上当,让那干干净净的粘鼠板张开大嘴嘲笑我们。我有些气馁了(偶系个意志薄弱的人),但先生锲而不舍,仍在每天深夜作案不止。终于!在本周的某一个早上,我起来,发现书房门口的那个枯鼠板上有黑乎乎的东西在动,不等细看就高声大叫。先生急忙跑去处理,我按住老贝不让它过去,同时哀伤地想,可怜啊,谁叫你老来啊,怪不得我们啊(典型的猫哭老鼠兔死狐悲)。
  本周的另一个早上,其实就是昨天早上,我亲眼目睹了(此处省略了“在电视上”四个字)勇敢的登山队员们将火炬传到了珠峰峰顶。不看也就罢了,一看反而紧张得不行,生怕他们出意外。后来总算看到他们举着火炬站在海拔八千八百四十四米的世界之巔热烈欢呼,五星红旗,奥运旗和北京奥运旗在风雪中一起飘扬,我这才放心出门,故值得一记。
  本周的一个下午,和四川文艺出版社的编辑小张,约见在新城市的哈根达斯,商谈关于出版文集的事。四川文艺社社长金平是我多年的老友,早在一九九二年他就为我出版了我的第一本散文集《女人心情》。前不久我去参加他们社里的会,他与我初步商谈了出文集事。我虽然很想出,但也怕出了以后卖不掉成为社里的负担(当然也会成为我的负担)。故最终能否出成我都心怀感激。我和小张相对而坐,不仅享受了哈根达斯的美味,也享受了聊天的愉快,毕竟都是女性,都是中文系毕业滴,谈话很投缘。但愿能合作成功。
  本周的另一个下午,收到姐姐寄来的家乡茶叶,三杯香五斤,开化龙顶二斤,满满的一箱;三月去福建,买回大红袍铁观音数斤;前不久一杭州朋友寄来龙井一斤;一位雅安朋友送来蒙山茶二斤,故今年俺的茶叶储备十分丰富,足以将本人二○○八年的神提起来,没准儿还有富余可以提下别人的神呢。
  本周写作不顺(郁闷ino)。除了很努力地完成了一个早已开头的短篇外,一无所获。想想与其坐在电脑前发呆,还不如干点儿别的,免得晚上睡觉时反省自己又荒废了一天,导致失眠(却一次没有,惭愧)。所以,从来不愿意上午出门的我,连续用了两个上午出门办事。
  第一次,我去理财。关于理财,我还真得絮叨絮叨。自打一位朋友告诉我“你不理财,财不理你”后,我就加入到了理财的行列中。自从我加入理财行列后,效果十分明显,短短半年时间,我的财就被我理得乱七八糟,七零八落,瘦如柴骨。真是我不理财财不理我啊,只是它理我的方式是青春期那种,叛逆而不稳定,你想让它增肥它非要消瘦,怎一个叹字了得。简单说吧,我买了基金。在我买了后,尤其是在我迅速掌握了许多股市用语能说会道假模假式后,股市就开始下滑,一直滑到股民们需要编段子进行发泄的地步,比如“春眠不觉晓,处处闻割了,夜来键盘声,散户死多少”。不过尚未看到基民的段子,可见基民还不是最惨的。我只好用股民的深痛来抚慰自己的浅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