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龙困之地


□ 卜庆祥


溥仪一生至少两次来过辽宁南部一个叫汤岗子的地方。
第一次,是在一九三一年的冬天,那一年他二十六岁,用他自己的话说,已是中华民国的普通公民。
那一年,他遇到了麻烦。作为一个备受关注的男人,他的婚姻出了问题。 “淑妃”文绣与他生活了十年,实在受不了他的嘴脸,与他分道扬镳了。
这一来,闹得他颜面尽失。历史已经进入了民国,他还是一妻一妾的,自然少不了麻烦。他倒是曾经左右逢源,挖空心思调停妻与妾的争风吃醋,但到头来却是枉费心机,不知不觉被婉容拉了进去搅了进去,充当了一个偏袒妻而冷遇妾的角色,其结果可想而知。文绣出走,找来律师,毫不念旧情地给了他的龙颜一点颜色看。他不得不应战,但又屡出烂招,还在报上大打口水仗,可最终不得不支付人家青春损失赡养金,只是为了挽回点面子才登报声明,将弱女子文绣“撤去原封位号,废为庶人”。
说来也不值当闹这么大,起因或者说导火索,却是文绣外出归来当院啐了一口,婉容借机发难,晾出了“皇后娘娘”的威风,让溥仪立时派人斥责文绣。
向理不向人。不客气地说,之于文绣,婉容也不必太嚣张,宣统皇帝溥仪三岁登基,六岁即告退位,就是说溥仪做皇帝的时候还不通人事,未至婚龄,自然也就没立皇后以至妃子。清皇妻妾等级甚多,从皇后往下来是皇贵妃、贵妃、妃、嫔、贵人,溥仪没有赶上,所以说,清朝最后一个皇后,非为婉容,而是溥仪的伯父光绪皇帝的皇后隆裕,至于溥仪在伪满洲国时迎娶的“祥贵人”谭玉龄和“福贵人”李玉琴就更不是“末代皇后、末代皇妃”了。
婉容耍“皇后娘娘”的脾气,耗子扛枪--窝里横,也在文绣的忍耐之限,最让文绣来气的是,溥仪不问青红皂白,遣男仆、太监上门问罪,说文绣是“清朝二百多年从未有过的不知礼之人”。文绣百口莫辩,要找溥仪当面说清楚,溥仪却来个拒而不见,文绣寻死觅活,于是,引发了宫帏内的十二级台风、八级地震。
清朝自一六一六年建国,一六三六年改国号后金为清,若从努尔哈赤、皇太极二帝算起,流水帐排下来,崇德、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直至宣统溥仪,历时二百九十六年,十二帝,唯独他赶上了这档子事;古往今来,只有休妻废后的,哪有让女方嫌弃甩掉的。尤其是曾经的皇上呢。
诚然,溥仪也非无情寡义之人。
一九二二年十一月冬,十七岁的溥仪在紫禁城内举行大婚典礼,册封婉容为“皇后”、文绣为“淑妃”,至少在婚后的一两年,他们琴瑟和鸣,出出入入三人同行,好了一阵子。尤其是溥仪与文绣,二人更是情投意合,情深意笃,从一些史料来看,溥仪还多多少少有点像南唐李后主,对文绣流露出了对小周后那样的色情情调。
一九二三年他给文绣写过三首诗,从中窥见的离婚前后的巨大反差,即使是在红尘滚滚的当下,也是很令人感伤和唏嘘的。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