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黑王寨风情(二篇)


□ 刘正权

  离娘肉
  
  幺儿幺女心头肉!幺女开过年就满二十了,娘看幺女的眼神就复杂了起来。
  在黑王寨,姑娘过了二十还不寻婆家,就成了麦田里的冷根草,虽也青葱,但却要几碍眼有几碍眼,当然不是碍爹娘的眼,是碍哥嫂的眼!
  娘家的日子再好也只能是娘家,姑娘总归是一门回头客,幺女眼下还没嫂子,哥只比她大一岁,亲事刚定,距完婚还有些日子。
  说还有些日子,就是等冬腊月的到来,黑王寨人多把迎亲这样的大事订在进了九以后,两个意思,进九娶媳妇,烤炭火捂被窝,日子热热乎乎过,这是其一!其二呢,年下是一年最好的光阴,单空气中都流淌着殷实与富足,这时候添丁进口,是给祖上长脸呢!
  九天说来就来了,那天幺女刚起床,推了自行车要出门,娘却拦住了她。
  今儿个杀喜猪,你不在家烧水,野出去干啥?
  幺女说,我怕杀猪,娘你知道啁!
  怕也得在家待着!娘这回没依幺女的。
  幺女心里生了气,杀喜猪,是哥的事,干吗要自己打下手!哥呢,哥干啥去?幺女生气是有原因的,杀猪这样的力气活,哥却一早上起来,又洗头又刮脸,穿得周周正正的。
  幺女冲哥损了一句,哥你没黄了魂吧,杀喜猪你去迎的是杀猪佬,不是我未来的嫂嫂!
  娘瞪了幺女一眼,迎杀猪佬就得穿了跟杀猪佬一样啊!
  娘很少帮哥说话的,这一回是咋的啦?幺女很委屈,一转身进了厨房,拼命往灶膛里添柴禾.像要把肚里的火转到灶膛里。
  娘没空管幺女,对儿子说,记得上街捡三斤油条啊,光一方肉是拿不出手的!寨子里喜欢把买油条叫捡油条。
  不年不节的,捡什么油条?寨里没拿油条待杀猪佬的规矩啊!幺女在厨房里支起耳朵来寻思。
  哥前脚出门,杀猪佬后脚抬了腰盆进门,黑王寨人杀猪,用特大的腰形木盆,烧两大锅开水在里面烫猪呢!
  腰盆重,得两人合抬,杀喜猪,还要封红包的,双人也显着吉利,你要单人去给人家杀喜猪,主家会泼你一脸猪血的!
  幺女爹就只好出来打下手,两三百斤的猪,得几个壮实男人才能降伏,幺女有点不高兴了,哥也太不像话了,为他杀喜猪,他却溜集上玩耍,哼!幺女恶狠狠又冲灶膛加了根劈柴。
  娘在灶上舀开水,娘说够了够了,水翻滚着呢,你当柴不要人劈啊!
  水还要人烧呢?我当然知道!幺女恶滴滴回了娘一句。
  这孩子,咋像要咬人似的!娘自言自语看了幺女一眼,拎了装满开水的木桶出去了,烫猪毛开水尽量不要让冷风吹,不然褪不干净毛。她没空跟幺女斗嘴。
  像拿捏好了时辰,哥从集上回来时,猪刚剖了膛,娘冲哥直招手,宝儿你过来看,哪块肉离心口最近,最方正!
  哥就拿手在猪身上比划,这块!
  娘拿眼凑上去,这块不行?
  咋不行,这块方方正正的!哥说。
  这块吧!娘拿手在猪肚子下比划了半天,她眼神不太好,就把手摁上去,以这儿为中心,割一刀肉,要足三斤的,宝儿,给我拿刀来!
  割礼条肉啊!幺女总算在厨房听出个大概,黑王寨小伙给姑娘家送节礼,都是三斤的礼条肉外加三斤油条,难怪哥穿得周周正正的!幺女就跑出来,看娘挑的那块礼条肉,一看不打紧,急忙喊娘你等会,等会割!
  娘不高兴了,说你瞎掺和啥?
  幺女说娘你也不看看,这方肉上有一颗乳头,怎么拿得出手哟!平日里大家赶集割猪肉,都挑没乳头的。
  娘咧一咧嘴,傻丫头,懂啥,要的就是这颗乳头,有讲究的!
  啥讲究,一个乳头而已!幺女觉得娘今天古里古怪的。
  这叫离娘肉呢!娘叹了口气。
  离娘肉?幺女第一次听说,眼睁得大大的,很好奇。
  这离娘肉嘛,一要方方正正,二要乳头正中!娘说,方方正正是说你嫂子品行端正,乳头正中表明你晓得人家做娘的哺育之苦!
  幺女听得恍恍惚惚的,不由张大了嘴。
  娘不看幺女,继续往下说,你哥要娶嫂子过门,等于拿刀剜你嫂子娘的心头肉呢,剜了就得补上啊,所以,这离娘肉是要娘亲自下手割的,割了才晓得疼人家闺女!
  幺女不说话了,从哥手里接了刀,递给娘。
  娘接刀时手碰了幺女一下,幺女明显感到娘手抖动得厉害。
  娘一抖一抖下了刀去,顺着手比划的地方割,那颗乳头果然在正中,不偏不倚的。
  肉割下来,足三斤,幺女忍不住夸了一句,幺女说,娘唉,你可真行,一刀下去,这么准!说完幺女把肉往娘跟前递了递,幺女满以为娘会高兴的,可娘却把刀一丢,捂着脸,蹲在腰盆边,呜呜呜地哭了起来。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