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时代里的“小”建筑


□ 林 鹤

在二十世纪七十年代看滥了那些“三战”电影的人,想必都很熟悉一个头顶着白羊肚手巾冒充游击队的汉奸,他着脸欢呼道:“太君,地雷的秘密我打探出来了!”结果他所打探来的,全都是游击队故意制造给他看的假象,他的这个误导隆重地把太君们带上了天。
我很担心,我在这本书里如此解读建筑,是不是也是在讲述着“地雷的秘密”呢。
我的一个朋友去美国海玩儿了一圈,回来以后失惊打怪地嫌人家的老百姓丑——他本以为满大街走着的全该是大嘴姐姐朱莉娅·罗伯茨呐。这种误会其实在所难免,因为他向来看惯了好莱坞那些俊得不人道的男女们。可那些是电影明星啊,很难说他们还算得上是哪国人了,他们自成一国一个人种。
建筑的秘密也是一样。在杂志上搜罗得到的大师作品便是所有建筑学生的圣典,糅来糅去改头换面地翻抄在课程设计里。随后跟进的是职业建筑师。直到眼前的街头出现了神头鬼脸的“白沟版”,这个杰作才算最终被作践透。这种学习的程序和习惯,让我们永远气喘吁吁地追在PA和AR之类的权威建筑杂志后面却永远追不上,满脑子只有“白沟版”的水准,以为好的建筑设计便是无数新鲜手段的杂耍大全。到域外放眼一望,却惊讶于人家大街上的建筑原来本本分分的看不出什么“主义”,亦不过门是门,窗是窗,柱子顶着梁,但那种到处细致的处理确实舒服,一两天是学不来的,一两句话也解释不尽。
点评建筑就会撞见这个问题:明星建筑恰如电影明星一样,某一段时期里最顶级的时新风尚就在它们和他们的身上得到了绝无含糊的极端体现,非让凡人们瞠乎其后、望尘莫及不可;又好比伊夫·圣·洛朗春夏时装发布会上的天桥云裳,美则美矣,却很难容我们披挂在身,招摇在北京的街头。可是,不明就里的人们很容易被误导,以为那就是普遍存在的美丽现实了。
隆重声明:大师,明星建筑,不是完整意义上的建筑师和建筑。
明知如此,怎么还敢用这种通俗演义的味道来沾染建筑的话题?要想自我撇清,先得讲到两件旧事和一个故典。
大概十年前,台湾的蒋勋先生在北京的三联书店出版了《写给大家的中国美术史》。那是我看到的第一札学界“话本”,不肯循例拖着高头讲章的腔调,只是很家常平实地跟读者们念叨念叨中国几千年里积攒下来的那些个美术家底儿罢了。这本书忽然点醒了我,原来正经学问倒不一定非得是板着脸说切口不可的。这么浅显的道理竟还需要如此棒喝才懂,我想,其中的原因尚不止于我个人的笨而已。一种学术风气的养成绝非一日之功,我希望自己能和蒋勋先生是“一边儿”的。
也是大概十年前,看见汤姆·汉克斯在电影《费城》里扮演一个口尖舌利的律师。他在进行法庭讯问的时候有一句无往而不胜的口头禅:Suppose I am a five-year-old boy,假设我是一个五岁小男孩儿——你的解释要简单到让我听得懂。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