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范仲淹与睦州


□ 任崇岳

  景祜元年(1034年)正月,时任右司谏的范仲淹因上疏谏止废黜郭皇后,触怒龙颜,被宋仁宗贬往睦州(今浙江建德),这是他仕途生涯中第二次遭受贬谪,时年46岁。

  “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范仲淹挺身而出为郭皇后说情,是他性格使然,他自己就说:“宁鸣而死,不默而生。”既然废黜郭皇后不合乎情理,身为谏官的他自不能缄口不言,即使遭到贬谪,他也无怨无悔。尽管如此,忠心匡辅社稷竞落个贬谪的结局,仍使他感慨系之,于是一首《谪守睦州作》的五律从他笔底淌出:

  重父必重母,正邦先正家。

  一心回主意,十口向天涯。

  铜虎恩犹厚,鲈鱼味复佳。

  圣明何以报,没齿愿无邪。仔细阅读这首诗,不难发现范仲淹当时极为复杂矛盾的心情。首联说父母不分轩轾,同样重要,欲使国家政治清明、国泰民安,必须先从治家人手,家不能治,遑论治国?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范仲淹才甘冒斧钺之诛谏止宋仁宗废黜郭皇后。颔联说他本意是希望仁宗回心转意,不料换来的却是自己一家10口贬谪天涯,真叫人欲哭无泪!颈联说天子皇恩浩荡,自己虽遭贬谪,仍被授予铜虎符,担任知州之职,而睦州又盛产鲈鱼,在这里当地方官,未必是一件坏事。这两句诗其实是说“天子圣明,臣罪当诛”,如此沉重的话题,范仲淹却以调侃的方式说出,可以看出他的辛酸与无奈。尾联则说自己要终身恪守官箴,以报答天子的知遇之恩。读罢这首诗,一个刚正不阿、忧国忧民的封建官吏形象呼之欲出。

  睦州又称桐庐郡,离京城汴梁山水迢递,有数千里之遥。范仲淹携妇将雏,由汴梁先到项城(今河南沈丘县槐店集),然后弃车登舟,沿颍河、淮河、钱塘江、富春江南下。他在《与晏尚书》信中写道:“伏自春初至项城,因使人回,草草上谢。由颍、准而下,越兹重江,四月既望,至于桐庐。”景祜元年正月,从京城出发,直至四月十六日抵达桐庐,旅途长达3个月之久。3个月之中,固然有天高云淡、风和日丽之时,但也有波诡云谲、浊浪排空、舟楫险遭倾覆的困境。他的《赴桐庐郡淮上遇风三首》是他旅途生活的写照:“舟楫颠危甚,蛟鼋出没多”,“一棹危于叶,傍观亦损神”。一叶扁舟在惊涛骇浪中颠簸,时时有葬身鱼腹之险,让人提心吊胆。“妻子休相咎,劳生险自多,商人岂有罪,同我在风波。”仲淹被贬,妻子也跟着受到连累,浪迹天涯,生死未卜,妻子在船上未免唠唠叨叨。仲淹安慰她,人生在世,风波甚多,你看船上的商人,他并未受到贬谪,不是也饱尝风狂浪恶之苦吗?妻子这才无话可说。仲淹是胸怀坦荡、豁达大度之人,即使在危若累卵之时,他也镇定自如,何曾把贬谪放在心上!

  从某种意义上说,范仲淹贬谪睦州并非一件坏事。首先,他在朝廷不过是一个因人成事的谏官,而出任独当一面的地方官,则使他有机会观察百姓疾苦,做出勤政爱民之举。其次,宋代官员贬谪之地多是荒凉偏僻的瘴疠之乡,如寇准、秦观、苏辙贬雷州,苏轼贬儋州,黄庭坚贬黔州,等等。而范仲淹所贬的睦州则是物产丰饶、山水秀丽之地。发源于安徽休宁县的新安江进入浙江后,经淳安、建德,于建德梅城与兰江交汇,而后流入富春江、钱塘江,两岸风光旖旎,如诗如画。而范仲淹赴睦州途中,正是江南三月,他不禁诗兴大发,笔走龙蛇,一气写成了《出守桐庐道中十绝》,直抒胸臆,表达了他的忧国忧民之情。“雷霆日有犯,始可报君亲。”作为谏臣,虽触君王雷霆之怒,但谏诤才是报答君王恩德的良方。“君恩泰山重,尔命鸿毛轻,一意惧千古,敢怀妻子荣。”君恩如山,个人性命轻如鸿毛,该进谏时一定进谏,从不畏首畏尾,至于妻儿的荣辱只好弃之不顾了。“妻子屡牵衣,出门投祸机。宁知白日照,犹得虎符归。”因谏诤被贬,妻子牵衣而啼,谁知祸福倚伏,又得到了虎符。“万钟谁不慕,意气满堂金。必若枉此道,伤哉非素心。”“万钟之粟”指俸禄优厚,人人都歆羡高官厚禄,但若枉道求取,岂不伤了我这一颗清白之心!“素心爱云水,此日东南行。笑解尘缨处,沧浪无限情。”此时的范仲淹心旷神怡,完全陶醉在沿途的山光水色中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寻根》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寻根 Tags:范仲淹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