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穿过那些歌者


□ 芥 子

一再的想起那个深夜,有婆娑树影,坐在消逝去的光阴中,慢慢地听“徐小凤”。一直沉默,想要挣扎,却沉沦,犹豫的,坚定的,思绪一直在闪乱和飘浮……其实是深知这歌者的,声音游走,融入空气里,不用耳朵,慌乱中的心也能感受到柔中带刚的穿透力,温情在夜色里弥漫。
那么,深爱歌者的你应该是怀旧的人,夜色唤醒温情,也唤醒那些回忆。不知道如何才能让人学会忘记,在伤痕面前没有人是自信的,感同身受,所以才手足无措。很多的时候,跳出事外,冷眼看自己或是别人,不想溶入到水深火热中,有时这很难。
有女友几乎会唱徐小凤的所有歌曲,据说因为她母亲也是徐的粉丝。在KTV包房里,听她一遍又一遍的唱起那些深沉的音符,更多的像是在疗伤。其实年少,对于爱,对于情,知之甚少,但却真诚得不容忽视,那些年,仿佛每一段爱,对于她都是一种伤痛,不过我这女友也因为这伤痛,迅速的成长起来,这倒是另外的一段故事了。于是隐约意识到那些歌是有抚慰性的,像镜面,在漆黑的夜里更看清自己。有人说“她的歌声里告诉人们,缘分是什么,爱情是什么,激情是什么,想念的滋味,放弃的滋味”,其实对于音乐,我很少有话想要说,不是很好的听众,能够动容到跑神的,于我便是好的。跟往常一样,于歌者我无话可说。那种穿透夜空的声音,任何语言都是苍白无力。
喜欢安静,太过热情,太过激烈的歌,不适合,时常听人说起,这是证明已经老去。别的歌,其实也听得少。因为大多数时候,在歌声里,嗅到爱情的味道,会感觉到寂寞。在温情里挣扎,最后只能是沉沦,太易碎,怕负担不起。没有伤痕,只是因为一点点把心包裹起来,伪装强大,有时候偷偷露出点皮肉,却马上被击得遍体鳞伤,于是变蜗牛,背负着壳,慢慢爬。
那非凡穿透力的声音,一半是天生,一半是生活磨砺,是歌者自己的情感写照,这样的人是感性的。不过,一切进入快餐时代,歌者也可以“暴发”。去年的这个时候也和无知少年一样狂热爱超女,喜欢李宇春。男女的性别特质一直是火力的聚集点,其实她在我眼里,就是干净和阳光,没有杂质,所以我爱,与歌者,与声音本身倒是无关了。
今年也在差不多的时候看起,正好是十强的第一场,开场很乏味。不过,渐入佳境。最精彩的自然是郝非尔与韩真真的对决。朋友与我各自有不同的欣赏。不谈胜负,郝非尔与韩真真不同类,像是我们。非尔一如朋友说的那样“一柄吉他走天涯,像是她身体乃至生命的一部分,呼吸之间,电光石火,形影无离,弥漫着特立独行歌者气息”,有种不羁的杀气。放在多年前,“不羁”于我,只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形容词。现在方才明白,这种气质的人,伤人也伤己。私下里偏爱韩真真,因为那份淡定。怀抱吉它,纵然是在PK,仍感觉不到威胁,不具杀伤力,但击中心底。歌声里没有挣扎,只有潜入,只有无尽的沉沦,心甘情愿的跌入。或者跌入也是一种淡泊,不能自拔,便不再挣扎,坠到谷底,或者柳暗花明,或者反弹。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