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见项公多妩媚


□ 卞毓方

一 项府风光

京城有条万寿路,万寿路有座甲十五号院,院内有幢塔楼,楼的五层住着项南;这是老人家跌宕人生的最后一站——于今已成故居。项公这一级的高干住房,照例由公家分配,想当初,钥匙交到他手里的时候,是水泥地面,石灰墙壁,简易门窗,他搬进去的时候,也依然是简易门窗,石灰墙壁,水泥地面。这事若搁在遍布京城的大杂院,搁在贫嘴张大民们的头上,自然啥话没有,但搁在公侯云集的高档社区,搁在曾贵为封疆大吏的项府,就变得出格,反常,不协调,谁看扎谁眼。为此,一位熟悉的装饰公司老板特意登门,与项老爷子商量:
“项书记,这都是什么年代?您这房子,也该装修装修了!我们知道您为官清廉,一尘不染,如果免费为您装修,您肯定不同意。这样吧,您自己出钱,我们施工,您看怎么样?”
项公取下圆便帽,亮出宝葫芦似的光脑壳,粲然一笑,说:“我还不知道你们那个收费?纯粹象征性的,跟免费差不多。你以为这样变通一下,我就能心安理得吗?!”
老爷子丁是丁,卯是卯,不会变着法儿欺骗自己,昧着良心玩弄原则,此事注定谈不拢,只能不了了之。
问题是,你老爷子安贫乐道,素面红尘,倒还罢了。日久天长,甭说海内海外有头有脸的贵客,触景生怀,感慨良多,就是项家的六位子女——小红、小青、小白、小蓝、小米、小绿,也都觉得颜面无光,过意不去。一天,六位“小”字辈凑到一起,作老爷子的思想工作:
“爸,咱们有话直说,既然你没钱装修,又不想占别人的便宜,那么,这钱由我们来出,你看好不好?”
“不好。”老爷子寿眉微挑,弥勒佛般的圆脸霎时涨得通红,“不是我批评你们,实在是,这房子已经够好的了,为什么还要浪费?!”
的确,换个角度看,这房子宽敞而又温馨。宽敞不仅指它的面积,还有内涵,温馨不仅指它的氛围,还有品位。你看,客厅的一角摆了一张棋牌桌,桌子上方缺乏合理的照明,老爷子找来一根细竹,打通,中间穿进电线,然后将一头斜挑在书柜的顶端,一头安上白炽灯泡,这就有了一盏梨形风味的吊灯,你再看,院内有人扔了两截枯竹,老爷子兴兴冲冲捡回来,拿铁丝捆在一起,搭在阳台,这就有了一根山野情调的晒衣竿;如此等等,不一而足。谁说老爷子不懂得审美?他审的是大美,质朴无华的美,光风霁月的美,嵚崎磊落的美。

二 微服出行

项公这人,是能走路,决不坐车,能光头,决不戴帽,能穿布鞋,决不穿皮鞋,能着便服,决不着西装:闲常没事,他要是往大街上一站,绝对比老百姓还老百姓。
说个故事你听。一九八一年元月,项公离京去福建上任,在这之前,他为“右倾”沉沦多年,在这之后,他是福建省委常务书记,值此命运的转折关头,你说,他应该如何上路?
你想吧。凭你的人生经验,你尽可以设想出若干又若干的方案,但我估计你无论如何也想像不到,出发前,项公让秘书给福建省委打电话,谎称:
“项书记有点急事要处理,暂时不能启程,两位秘书计划不变,按期乘四十五次列车到达。”
省委听说项南推迟动身,先期到达的仅仅是两位秘书,就派了办公厅一位处长前去接站。这位处长到了站台,惊讶地发现,来的不仅是秘书,更有常务书记本人,刹那傻了眼。他醒过神,一边恭请新书记去贵宾室稍候,一边忙着找电话通知省委秘书长。项公走上一步,拍拍他的肩膀,和蔼地说:
“不必惊动其他同志,我们现在就走。”
这镜头是上得晚报头版的(福州那时只怕还没有晚报):于是,处长同志打头,项公居中,两位秘书殿后,或手提旅行袋,或肩扛背包,随人流涌出车站,来到广场,走近一辆老式的“伏尔加”,他们将行李塞进后备箱,项公坐到副驾驶的位置,三位年轻汉子挤在后座,锣不敲,鼓不响,静悄悄地上路。
官场的威风,体面,或者说良好的自我感觉,是由随从的前呼后拥、接待的高车驷马提升的。县太爷出行要八抬大轿,鸣锣开道。总督驾临要张灯结彩,列队欢迎。这是规格,也是待遇。项公不喜欢这一套,他打小服膺的是共产主义,历尽劫波而信仰未减,苍生在他心头,使命在他双肩。若干年后,当他已是伏枥的老骥,仅仅为了发挥余热而主持中国扶贫基金会,仍然把重心放得很低很低,把主义放得很高很高。有一回他考察西部贫困地区,为了掌握确切可靠的下情,竟然瞒过组织,撇开随从,与另一位老同志“微服出行”,火车买硬座,汽车挤巴士,到了不通火车也不通巴士的地方,就改为徒步,走村串乡,翻山越岭,半道鞋底磨烂,衣衫挂破,盘缠用光,堂堂的扶贫大员,差点沦为扶贫对象。

三 罢宴

项公是闽西人,闽西的土特产之一,是地瓜,不言而喻,他就是吃地瓜长大的。
分享:
 
摘自:海燕 2006年第04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