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那年那月的选择


□ 贾辽源

  我的家族很值得夸耀几句。我的先人祖辈,在刘村建起一片高宅大院,院子里三层外三层,由细小狭长的甬道贯通,布局像一株刚刚发芽的豆芽,一根根系,上方两只叶片。根系是主要街道,叶片就是建筑了。西边的建筑是豪宅,东边的建筑零落而破败。走出西边雕梁画栋的东门,往南走到根部是一座高大的楼门。全村人只要来我们贾家任何一家或提起任何一家、一个人,都会很自然地在名字前加一个“楼里”,叫“楼里”谁谁谁。

  我家附近有一个丁字路口。东西向的村街可以贯通整个村子。向东不远就是贾家那座最值得骄傲而今已经荡然无存的门楼。向北几十米就是我家的西墙,再走,一个破烂的门楼住着两户人家。这两家人住同一个孤独的院子,住同一排砖砌的窑洞。院子正中长着两棵歪歪扭扭的枣树,窑洞前脸面盖着宽大阔绰的走廊,我们村里人叫“撒子”。窑洞有四间,其中一间分成两半分别修在东西两边,西边是一条窄窄的过厅,东边则是上窑顶的台阶。中间三间最西一间住着我的亲爷,也就是我爷爷最小的弟弟,小名叫绳锁;东边两间一个为大过厅,一个住人。那里住着一个瘦高个的人,名唤小月。人们老说他是和尚,据说是“破四旧”解放还了俗的人,后来娶妻生子。小月的成分不用累述,单说职务就让人肃然起敬——刘村大队“文革”时期炙手可热、显赫一时的党支部书记。

  丁字路口是我小时候经常玩耍的地方。因为村里街巷窄,不论从哪个方向过来,拐弯时都有可能碰到两边的墙角,所以,西北墙角竖立了一块小石条,东北角则放了一块巨大的青石。青石有一人长,可以同时坐几个孩子,略微向里倾斜,乍一看就像一艘颠簸于风浪之上的船。朝上是个平面,多多少少有一些凹凸之处。坑不深,但有大有小,这种地形自然就成了我们玩“三角”的好战场。

  “三角”俗称“摔(读bia)子”,就是用各种纸张折叠成巴掌的三角玩具。双方互相摔扇,一方要将另一方的三角扇得翻了身就为赢家。通常玩输了,一时又造不出来,就改变方式,玩另一种游戏——打仗。一开始是“寻躲躲”,很快就分成两派,发展成敌我双方打游击战了。并不明确谁是哪一方的头领,也不分哪一伙是好是坏。随着战争的不断升级,终有一两个在这一方阵里起领导组织作用。天长日久,由于战乱频仍,我们开始制作各种武器装备,有木刀子、红缨枪、木手枪、步枪、冲锋枪,手柄上还要系上一条红布。后来就有人用粗铁丝、自行车链子、橡皮筋自制手枪,尽管没有木头的更像电影中英雄使用的,但装上火柴头,竟能打得啪啪响。再后来,有人弄来了真家伙。真刀,真手榴弹,不敢用,只是战争间隙相互传递着看。

  那天,玩累了。一伙孩子都到大青石斜对的红民家喝水。喝够了,就又回到大青石旁边唧唧喳喳说话。这时,远远地从西边走过来一个人,身材不高,胖而敦实。其实一开始并不是我们看见他,而是听到了他特有的咳嗽。咔、咔,沙哑的,沉稳的,从心肺深处有力地挤压着,最终以“呸”地一声吐痰宣告结束。这个声音我们大会听,小会听,大队门口高高挂在洋灰电杆上的高音喇叭里也是经常听。他就是刘村大队的大队长,也就是现今的村长,他有两个弟弟,一个参加了空军,据说是飞行员。有一次,他母亲跟着去了军队,回来后瞪着小眼睛,一脸茫然却又惊奇地告诉村里人:哟哟,飞机一上天,外面全是晒的“花”,白花花的,就不知道有多少。她说的“花”就是棉花。 大队长粗短身材,披一件蓝上衣,平头,宽阔的脸膛在笨拙里显出丝丝威严。每一次批斗大会,他都会扭动身子,压压话筒,那话筒上总是蒙着一块红布,叫人好生羡慕。他的口才并不好,也没有声色俱厉的口气。就是这种沉静让人觉得他就是一潭深不见底的水,不自禁地生发出一种恐惧来。他远远走来,我们小孩子不免敬畏,至于我,那就更应该小老鼠见了猫,早早躲开了。一个富农子弟竟敢直面大队长,那简直就是翻了天了。可是,就在他拐过弯,向北径直去往书记家的那一瞬间,我的调皮的本性忽然萌发出嫩芽,就像春天冰雪之下的树芽,竟然不顾死活地挤出来,在雪茬子里钻。因为他的经过,大家一个个竟然噤若寒蝉。我实在忍不住这种紧张,于是,拿了伙伴的那把真刀,也就四五寸长,尖头、铮亮,刀刃略钝。用拇指和食指捏着刀把的最末端,提在屁股后面,倒吊着前后晃悠。当大队长从我面前走过的一瞬间,我闻到了他身上弥散的油烟味。他有力地耸动肩膀,披着的蓝上衣像趴在他背上的孩子顺从地往上一跳,就又稳稳地匍匐到身上。他是那榉高大,那样遥不可及,唯一能让我们感到亲切的就是他吐出了一口弯弯曲曲、丝丝缕缕的白烟,迅速跟随着他,在空中翻转舞动。他从嘴角拿下香烟,不经意地一弹,接着,“咔”地一声,将孕育已久的浓痰提升到嘴里,“呸”地吐到东墙根儿下的一块基石上。那动作如此自然,如此漫不经心,竟又如此潇洒气派。大家鸦雀无声,连一口唾沫也不敢下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