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让评奖到民间偷着乐等


□ 王国平 李琳子等


前不久,中共中央宣传部偕有关部门和团体发布的一个通知,可能让很多人出乎意外。这个通知的主要内容是宣布正式出台《全国性文艺新闻出版评奖管理办法》,规定全国性的评奖由原来的90个整改至 24个,其中全国性文艺评奖由44个减至18个,全国性新闻评奖由14个减至2个,全国性出版评奖由31个减至3个。这真是大刀阔斧的举措,除了大快人心之外,我还猛然羞涩自己原来还真是一个不合格的“小秀才”,不学无术之外,还孤陋寡闻,堂堂90个文艺奖,自己能数下来的竟然不到10个!
当然,我这种“黯然神伤”带有“无厘头”的性质,不过还真是有人会为此痛苦好一阵子。记得曾经听过电影研究专家的学术报告,他们所讲述的内容与宣传品上的内容基本上维持在“两张皮”的状态。于是就疯狂地举例,大概意思是自己是多么的忙,已经做了多少次的评委,关键还在于在他看来,没有他们的慧眼识珠与近乎“为民请命”的力荐,某某导演是不会像今天这样“辉煌”的,某某影片实现的市场风暴不过是一个迷蒙于雾中的遥远梦想。
以前那么多的文艺评奖,可能事实上并没有给我们的文艺事业带来多大的促进作用,反而培养了一批忠诚的“评奖劳模”与“得奖劳模”。有些人可能慢慢就明白了当“得奖劳模”并不总是光彩的事,于是就自我情愿地患上了“厌奖症”,你给我面子给我奖,抱歉,得了这个奖我更丢脸,于是就翻脸不要这个奖了,气死一大片。虽然重量级的“得奖劳模”在减少,不过有人总是喜欢得到表扬,前赴后继地要求“求求你表扬我”,于是就造成“评奖劳模”的生意兴隆。这一下,猛来个“急刹车”,很多人由于事先没有来得及打预防针,惯性使然,于是就栽倒了。
不过,我觉得这样的全国性评奖减少了,另一种评奖方式就有必要增加,那就是民间评奖活动。民间意味着大众,文艺的东西最终的归属就应该是大众,所以“来于黄土、归于黄土”,一部电影品质到底如何让市场和观众来投票。
谢飞导演说过日本有一个电影奖项就是由一家报纸主办的,权威性越来越强。而国内,已经坚持了12个年头的北京大学生电影节就是一个模板。参赛影片一确定,来自全国不同地区的大学生就济济一堂,封闭观片,再差额投票,最后一锤定音。而且有的奖项与这些评委还没有关系,是由所有观赏影片的大学生来做评委。可能这些奖项的评选结果不专业,让一些曾经的“评奖劳模”们觉得拿不出手,但是它们都拥有一个珍贵的共性,那就是真诚,或者极度地接近真诚。
民间的力量永远不可忽视,这好像是一位领袖的告诫。
[email protected]

别再折磨观众
李琳子

私生子事件后的王纳文开始拍电影了,这已经让人感叹她借性事件搏上位的明显动机。突然间饶颍也要拍电影了,不禁让人打起冷颤。这个因为性事件而充满了伤痕、虐待联想的女性,能带给观众什么呢?演绎一个活灵活现的珠宝商老婆吗?人们难道会这样对她进行期待?显然不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大众电影》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大众电影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