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用史湘云的灯谜破解贾宝玉的“猴性”


□ 王新华

编者按:一部《红楼梦》,众说纷纭几百年。本文作者是位企业家,这是他的说“红楼”系列之二,颇有见解,难能可贵。
要分析一个复杂的人物,我以为最重要的是要找到着力点,这样才可以直接触及人物的本质,才能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由此看来,我以为史湘云的灯谜就是研究贾宝玉特性的最佳着力点。
《红楼梦》第50回写到众人在大观园作灯谜。史湘云编了一枝《点绛唇》:“溪壑分离,红尘游戏,真何趣?名利犹虚,后事终难继”。众人想了半日,也有猜是和尚的,也有猜是道士的,也有猜是偶戏的。宝玉笑了半日,道:“都不是,我猜着了,一定是耍的猴儿。”湘云笑道:“正是这个了。”
这一看似平常的热闹场面,却包含着诸多值得玩味的意思,其中包含了了解贾宝玉个性以及作家对这一人物的写作期待的一把钥匙。在一般的诗歌比赛和灯谜比赛中,拔头筹的总是林黛玉和薛宝钗,宝玉的才智比起这两个姐妹来简直是小巫见大巫了。惟独这一次,众人百思不得其解,而贾宝玉却一下子就猜中了。
这个故事情节涵义很深,我以为至少有二:一、贾宝玉对史湘云的思维活动十分熟悉,惟有他才能充分把握史湘云刁钻古怪的念头,这说明他与史湘云之间是神思相通的,说明了贾宝玉的感情归属上更倾向于史湘云而不是林黛玉和薛宝钗。二、他对史湘云的这个谜语有着特殊的敏感性,他们是情感相通的,因为贾宝玉原本就是大荒山青埂峰下的一块顽石,它幻形入世,来到人间,成了贵族公子,这不正是“溪壑分离”、“红尘游戏”吗?《红楼梦》第22回宝二爷填的《寄生草》就有“从前碌碌却因何,到如今回头试想真无趣!”此地的“真无趣”与彼地的“真无趣”绝对不是巧合,而是曹老先生从始到终以一贯之的思想主线,是贾宝玉、史湘云情感相融的最好佐证。
应该看到,“猴儿”这一形象被社会化当首推《西游记》,曹雪芹的创作受到《西游记》的影响是无庸置疑的。甚至可以说《红楼梦》中的猴儿,就是曹雪芹依据《西游记》的文化记忆中产生的。中国民间故事里有许多关于猴子的传说,这些传说与唐三藏西去印度取经的传说融合,成就了吴承恩的《西游记》的基本故事框架。《西游记》最早的版本为万历20年,比《红楼梦》成书早200多年。在曹雪芹的时代,孙悟空的故事可以说家喻户晓。《红楼梦》中也先后两次直接出现了孙悟空的形象。如第49回,正月十六开诗社,正好天降大雪,史湘云“穿着贾母与她的一件貂鼠脑袋面子大毛黑灰鼠里子里外发烧大褂子,头上带着一顶挖云鹅黄片金里大红猩猩毡昭君套,又围着大貂鼠风领”,黛玉先笑道:“你们瞧瞧,孙行者来了”。又如第54回中,贾母讲九个嘴拙的媳妇嫉妒心巧嘴乖的媳妇,到阎王庙里烧香问神,却迎来了手拿金箍棒的孙大圣。这些信手拈来的细节显示出曹雪芹对《西游记》的稔熟程度。
在关于贾宝玉的来历描述上,曹雪芹的《红楼梦》显然受了吴承恩的《西游记》的创作影响。小说一开始,贾宝玉作为女娲补天剩下的顽石,被空空道人携带到凡尘一游,开始了他在贾府锦衣玉食的生活。而《西游记》开篇是仙石产卵,化为石猴,贾宝玉与孙悟空皆有不平凡的来历,两者的源头都是石头,这显然不是一个巧合。中国古典小说中大多运用转世轮回情节传达因果报应的观念。《水浒传》中梁山好汉是天罡地煞转世,《说岳全传》中岳飞、秦烩、金兀术分别是大鹏鸟、赤须龙和铁背虬龙转世,但这些转化往往都是从一种生命形式向另一种生命形式的转化。石头作为无生命的自然物而获得神性,幻化为人却并不常见。也许曹老先生已经察觉到此处与《西游记》的联系过于紧密,又借甄士隐梦中与僧道交谈,将贾宝玉与林黛玉的前身说成是神瑛侍者与三生石畔的绛珠草了。但宝玉即顽石的观念却始终保存了下来。这种神话叙述策略使《红楼梦》的现实主义内容一开始就处于《西游记》这样的文化记忆中,笼罩在神话的整体氛围之下。......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