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白色的蓝鸟


□ 虹 影

身患绝症的逻辑学家贾成荫临终之前,总想用录音机录下自己的一些生命感受,但这语无伦次的录音中充满了语无伦次的性幻想,于是他给周围的人带来一丝莫名的恐惧……
原作刊于《北京文学·精彩阅读》2004年第3期。

1

逻辑学家贾成荫在这天早晨开始录下磁带。自从住进医院以来,他就犹犹豫豫地想这件事,住院时间长得超过预料。躺着比坐在桌前日子难过得多,但是已经习惯躺着想心事,不然他会受不了医院,立马想离开。
磁带有种奇怪的力量,一旦用上了,他就开始以为,自己“金口难开”之名原来是假的,关上门一个人说,他就回到二十多年前做作家梦时。有一只手轻柔摸着他张开的羽毛,他身体飘升起来,这时他看到南山最高的一座乱云峰顿时剖开成两瓣,往后退成一条路,笔直的青松两排依立,空旷静穆,他欲抬步向前走去。忽然一阵熟悉的翅膀拍击声跟在身后,他一睁开眼发现自己仍在房间里,只不过多了一个女人,主治大夫盛年年,她仍是件白大褂戴着听诊器,正看着他。
他说,“大夫,我什么都知道了。”
盛大夫的表情很有趣,眼睫毛抖了好几下,想笑,却未能办到,不过她的反应也确实快。她说,“那好,你本来就不同于常人。”
“我有个想法,说了,你别怪。”
她坐到椅上,请他说。
“我想从此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是上帝给我们的权利,难道不是吗?”她语气很像女人,没有平时那种公事公办的客套。
“但是我们总是在放弃这权利。”他换了一种姿势,手衬在垫高的枕头上。
“那么,你现在想做什么?”她强调“现在”,有几分讥讽。但是他不想注意别的反应。
他说,“幻想。”
盛大夫不由得仔细地看他一眼,一个五十岁的名教授,除了病容外,头发只有一部分有点泛白,脸很周正,非常文气。他知道她在看自己,有点不自在,便将目光投过去,她即刻就转移了视线。她戴好听诊器,如往常一样给他听心脏。例行公事而已,不过他倒喜欢她给他听诊,那凉飕飕的仪器跟着她的手移动,画过他的肚腹,让他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她摘下耳塞。
贾教授握住她的手。
盛年年没有抽回来,说,“你的心脏很好,不错。”
“幻想。”他重复刚才的话。
盛年年反握他的手,安慰他似的点点头。
他全身放松下来,悬崖下的大海正波涛汹涌,越过这一段后,海水深蓝明亮,清澈透底,几千米之下全是细沙绵延,再往前一些,海草和鱼群在飘游,沙滩上一层层浪,如白色的花边,簇拥在海水周围,每几分钟变换一种形态。
几只云雀飞了过来。
他想睁开眼睛,她却用手遮住他。他听到一个声音从遥远的地平线传来,从天直下,柔软如水,漫过风吹拂的草地。仿佛你所希冀的东西都在你心里,你说变,它就变。一团火突然从他身体内腾起。他听见那声音说,它飞起来了,像个八音盒,它唱歌了,歌声在灿烂的阳光中像无数闪亮的气泡飘扬。他看见一条交叉的十字路,一双手向他伸开,他扑了过去,感到他被托在空中,一阵轻微的呼吸,一片翻卷的羽毛往悬崖下坠落,越来越快,越来越猛烈。......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