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枪声(短篇)


□ 郑小驴

  1
  
  一九九二年八月的一个早晨,干事小娄的房门被人粗大的巴掌擂得山响,小娄睡眼惺忪地打开一条门缝,一个尖扁的脑袋便像条泥鳅一样钻了进来,他的解放鞋上沾满了褐色的泥巴,小娄认得是石门的王大方。昨晚下了一整晚的小雨。小娄皱着眉头说,大清早的出什么事了?
  王大方咧着嘴,吐着粗气说,娄于事,郑时通今早死了!
  小娄披了件外套,八月早晨的天气微微有些凉,乡政府的那株老槐树上几片叶子正在往下滴水。
  小娄往嘴里塞进一根烟,问,咋个死的?王大方便开始叽里呱啦说出一大堆话来,小娄竖起耳朵听了好半天才知道,郑时通今早和A一块儿去猫耳朵茶山打猎时,枪走火被击穿了下巴,脑浆都被冲到了空中。
  小娄走到石门,用竹椅抬着的郑时通正被四个男子从猫耳朵抬了回来,竹椅上的郑时通歪着脑袋,半个下巴没了,猎枪从下巴往上击穿了脑门儿,脑浆流在郑时通的胸襟上,像朵绚丽的梅花。他的脚软绵绵地垂在竹椅下,像—个古怪的符号。小娄皱了皱眉,大清早的去猫耳朵打猎,真是见鬼。
  猫耳朵在茶山里,四周荒无人烟,稻子收割已经有段日子了,那边更是少有人去。茶山里埋的都是一些年轻的后生,还有一些难产而死的妇人,怨气重得很。小娄小时听奶奶说,她年轻时有回傍晚走猫耳朵时,遇到了一个倒路鬼,你走到哪儿,一转眼便又回到了原点,她走了老半天还是在一条田埂上没迈出一步来。
  A站在郑时通的身边,肩上还扛着两杆猎枪,小娄识得,那杆短的是郑时通的。郑时通每年冬天都要背着那杆短猎枪去打几只野兔子来乡政府找老郑下酒,老郑是他老朋友。小娄见到他,郑时通便会远远地朝他喊道,娄干事,来来来,喝碗酒去哇,刚打的兔子!
  郑时通有好几杆猎枪,都是他自己制的。他爱摆弄这个名堂,杂货店的角落里经常竖着几杆长短不一的猎枪。郑时通最爱使那杆最短的。
  郑时通的女人唐爱荷正扑在竹椅前哭得死去活来,这个女人曾经是石门最漂亮的女人之一,在农村信用合作社做出纳。因为不用下田做活,所以她的皮肤是石门所有妇女中最白皙的。眼下这个女人跪在地上,扎的发辫散了,哭声把河边马路上的一群鸭子惊得嘎嘎嘎叫,它们扑打着翅膀一只只跳入了河中。很多人都在替这个家惋惜,这个家曾经是石门堪称典范的。
  看到小娄来了,这个女人便一把抱着小娄的裤脚哭起来。小娄最怕见这样的场面了,似乎死的人就是他害死的一样。小娄被她一抱,感觉大腿根在一股股地发麻。他弯下腰,说有什么话好说嘛,先站起来,站起来。
  A将肩上的枪解了下来,正打算往郑时通的杂货店走,小娄一把叫住了他。
  A愣了下,但他还是站住了。
  小娄就说,等一下你和我去一下乡政府,把当时的情况说一下。
  A叽咕了句,我可不可以先回趟家,我还没吃饭,今早四五点就被他叫起来去猫耳朵了,他说那里有野猪打。他指着躺在竹椅上的郑时通说道。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