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历史风物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毛泽东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战略决策


□ 宫 力

  中共中央党校国际战略研究所教授 宫 力

  20世纪60年代后期,国际战略态势发生重大变化,美国在与苏联的争霸中开始处于不利态势,被迫进行战略收缩,并考虑改善对华关系。而苏联锋芒毕露,急剧扩张,对中国构成很大威胁。国家利益的迫切需要,促使毛泽东重新审视中美关系,逐渐形成利用美国全球战略调整,推动中美关系走向缓和的战略设想。在历史的转折关头,毛泽东展现出非凡的洞察力和决断力,与美国政治家尼克松一起,打开了尘封已久的中美关系大门,由此形成了国际关系的新格局。这是20世纪外交史上最重要的外交突破之一。

  一、敏锐把握时机

  1969年4月,“文化大革命”第一阶段的混乱刚过,中共第九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并选举了新的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至此,中央文革碰头会取代中央政治局会议的反常情况终于结束。此后,毛泽东就很少参加政治局会议,但中央政治局几乎所有的重大决策均需请示他,并经他批准后才能实施。在中美关系解冻期间,中国的外交决策程序如下。

  中国外交部、政策研究部门、新华社以及军方分别向中央及毛泽东等重要领导人报送外交和军事动态(重点是美国和苏联)的分析意见和建议,以及有关国际形势、美中苏关系的内部参考材料、外电报道,供决策参考。

  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从战略上把握对外关系的大政方针,批阅有关政策的重要文件,经周恩来组织落实其外交战略部署。毛泽东有最后决定权。

  中央政治局就一些重大问题进行讨论并做出一些决定,但需得到毛泽东的最后批准。在调整对外战略的过程中,中央政治局曾多次召开会议商讨中美关系问题,制定有关政策和策略,并将结果上报中共中央主席毛泽东、副主席林彪批阅。毛泽东对此积极过问,并有大量重要批示。林彪主管军队不主管外交,对此很少有具体批示。毛泽东做出缓和中美关系的决策是一个层层递进和对问题反复认识的过程,在此期间,毛泽东最先注意到,尼克松于1967年10月发表的一篇文章中写道:“从长远来看,我们简直经不起永远让中国留在国际大家庭之外。”毛泽东阅后认为,尼克松的动向值得注意。

  尼克松上台后,在就职演说中再次针对中国提到:“经过一段对抗时期,我们正进入一个谈判时代。在这个世界中,任何民族,不论大小,都不会生活在愤怒的孤立之中。我们不能指望每个人都成为我们的朋友,可是我们能设法使任何人都不与我们为敌。”毛泽东理解了美方传递的信息,就此评论说:“从1949年起到现在,他们尝到了我们这个愤怒的孤独者给他们的真正滋味。”

  1969年3月,由于中苏在珍宝岛发生武装冲突,毛泽东认为已是大敌当前。在中共九大召开前后,毛泽东提议由陈毅挂帅,叶剑英、徐向前、聂荣臻参与,“研究一下国际问题”,并将意见上报中央。在此后的多次讨论中,四位老帅认为,在目前中、美、苏三方斗争错综复杂的形势下,“美要利用中苏矛盾,苏要利用中美矛盾,我应有意识地利用美苏矛盾”。在周恩来和苏联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首都机场会晤之后,四位老帅认为,尼克松一定会急起直追。陈毅说,中苏首脑会谈震动全世界。一旦举行中美首脑会谈,一定更会震动全世界。四位老帅的真知灼见,与毛泽东不谋而和,促使他下决心改善中美关系。后来,陈毅曾感慨地说,只有主席才会下这个决心,只有主席才敢于打美国这张战略牌。主席下了这着棋,全局都活了。

  二、因势利导,独创乒乓外交

  从1969年开始,中美两国小心翼翼地进行试探,相互传递的信号由弱渐强,逐步明朗,相互信任有所增长。在这种情况下,中美外交接触已势在必行.美国人急起直追利用华沙外交场合向中方传达了改善关系的信号。

  在此情况下,经毛泽东批准,中方邀请美国驻波兰大使斯托塞尔于1969年12月11日来中国大使馆。这是中美大使级会谈中断两年后,双方代表的首次接触,虽然不是正式会晤,却决定两国关系的走向。美方提出正式恢复两国间大使级会谈建议,中国代办雷阳表示马上向国内报告。第二天,周恩来将外交部转来的会见材料报送毛泽东,并批注:“‘拟搁一下看看各方反应,再定如何回答。’毛泽东批:‘照办。’”随后,经1970年1月20日和2月20日两次中美华沙大使级会谈正式商定,将在北京举行更高级别的谈判,讨论中美间的重大问题。但是,紧要关头,印度支那风云突变,美国出兵柬埔寨,打断了中美接触的势头。1970年6月16日,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决定,鉴于目前形势,需再次推迟中美大使级会谈。

  不久,毛泽东开始以另一种方式向美国发出信号。他此时正在思考如何利用斯诺访华来打开局面。同年10月1日,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亲切接见斯诺,并与他站在一起检阅了国庆游行队伍。自新中国成立以来,斯诺是唯一获此殊荣的美国人。1970年12月18日,毛泽东会见斯诺,并有意向他探询:“现在我们的一个政策是不让美国人到中国来,这是不是正确?”毛泽东又进一步解释说:“如果尼克松愿意来,我愿意和他谈。”这番话的意图是:“我现在就是火力侦察,这一排子弹放出去,对方会呆不住的。”事后,根据周恩来的指示,由黄华负责审编毛泽东和斯诺会谈纪要,并作为正式文件发至全党和全国各基层单位。12月25日,在毛泽东77岁诞辰前夕,《人民日报》报道了毛主席会见斯诺“同他进行了亲切、友好的谈话”的消息。但是,毛泽东对美方做出反应的估计,还是太乐观了一点。事隔多年之后,基辛格回忆到:“毛泽东主席曾经通过斯诺向我们传达信息说中国愿意同美国实现关系正常化,但当时我们怀疑斯诺传达的信息不可靠,不敢贸然采取行动。没想到,1971年4月中国方面大胆地邀请美国乒乓球队去中国访问,原来中国领导人的战略考虑与我们有相似之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毛泽东与打开中美关系大门的战略决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