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书画摄影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历史·记忆·生命


□ 孔令伟

  现在的时间和过去的时间
  也许都存在于未来的时间,
  而未来的时间又包容于过去的时间。
  假若全部时间永远存在
  全部时间就再也都无法挽回。
  过去可能存在的是一种抽象
  只是在一个猜测的世界中,
  保持着一种恒久的可能性。
  过去可能存在和已经存在的
  都指向一个始终存在的终点。
  足音在记忆中回响
  沿着那条我们从未走过的甬道
  飘向那重我们从未打开的门进入玫瑰园。
  我的话就和这样在你的心中回响。
  ……
  ——摘自艾略特《四阙四重奏》 汤永宽 译
  
   1963年,吴义英还是一个刚刚从上海戏剧学院舞台美术系毕业的大学生。她沿着刚刚铺就尚未正式通车的兰新铁路,历经七天的曲折路程,和日后的终生伴侣同班同学石泓一起,辗转来到了在人们心目中有如天外之远的边城——乌鲁木齐。
   西出阳关后的漫漫旅程一直是在荒无人烟的寂寥戈壁上行进的。但当时一代志愿支援边疆的大学生的真实情感更像是唐代诗人陈羽的诗句所传达出的那样:“海畔风吹冻泥裂,梧桐叶落枝梢折。横笛闻声不见人,红旗直上天山雪。”……特别是对于充满艺术理想并带着艺术遐思和想象的吴义英来说,周遭的空旷与荒凉引发的不是对偏远隔绝的畏惧与感伤之情,而是对崇高之美的由衷惊叹,她暗自思忖着该如何用画笔表现出这种深深的折服。
   其后,最初的震撼在慢慢领略了新疆之美以后开始变得越来越深邃细腻:“热海亘铁门,火山赫金方。白草磨天涯,湖沙莽茫茫。……孟夏边候迟,胡国草木长。马疾过飞鸟,天穷超夕阳。……曾到交河城,风土断人肠。寒驿远如点,边烽互相望。……苍然西郊道,握手何慨慷。”新疆可以说处处有景,步步入画。纯净的天空,皑皑的雪峰,一望无际的草原,世外桃源般的山间牧场,包括歪歪扭扭的干打垒土块房都令吴义英沉醉。在几经题材的尝试和选择之后,她把目光久久地停留在了充满历史感的荒城故址上,创作出一张张油画佳作。如果说历史是一首用时间写在人类记忆上的回旋诗歌,那么吴义英的油画就是对历史记忆与生命的吟咏。终于,她们在2006年以宏大的气势展现在人们面前,那也是吴义英赴疆43年后头一次全面地将自己的油画作品以展览的形式在中国美术馆呈现给观众。
   其实,吴义英早就在美术界以精湛的水粉画技艺闻名。1984年,因文革而中断了几十年的全国美展(第六届)终于恢复了,吴义英的《丝路古堡》入选,随即受到关注,展后人们可以通过画刊的转载和书籍封面的选用继续观览这幅画,进而步入一个充满历史沉思的世界。此后,其相关题材的创作便一发不可收拾。在五年一届的全国第七、八届美展以及全国第一、二、三届水彩水粉画展等大展中,《帕孜克里千佛洞》、《交河印象》、《七月火焰山》、《五彩裙》、《繁华依旧》、《七月交河》等一批作品相继问世,不断受到瞩目,部分作品获奖。不过,作品的参展和获奖并未使吴义英的创作探索止步,或故步自封地专门追求风格化的完善。她坚信,人生如音乐,要用听觉、感情和本能谱成,不能只凭规律,绘画更是如此。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