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棺板上画的是什么人?


□ 程起骏 罗世平 林梅村

2002年8月,在青海省海西蒙古族藏族自治州德令哈市郭里木乡的巴音河畔,考古工作者对两座古墓进行了抢救性发掘。出土棺木三具,棺木四面均有精美的彩绘。画面惊世骇俗,内容丰富多彩。但是,棺板上究竟画的是什么人?为此,我们邀请了三位文物、美术史、考古研究领域里的著名学者就棺板上所绘内容发表各自的看法。没有想到的是,他们的回答竟迥然不同。


青海省政协的文物学者程起骏先生对吐谷浑文物的研究有三十多年了,他从棺板画里的人物服饰及狩猎、行商、野合、祭祀等推断:棺板上画的是吐谷浑人的生活场景。而中央美术学院教授、从事中国古代美术史研究的罗世平先生与他的观点截然不同。他从棺板上的人物赭面、拜见礼、驰猎射牛、宴饮等来进行文献对读后认为:棺板画描绘的应是吐蕃人的社会生活。既不赞同吐谷浑说,也不认为是吐蕃说的是北京大学考古文博院的教授林梅村先生,他曾于1999年率领北京大学考古队到青海进行了考古发掘工作,对青海考古有深入研究。他通过对棺板画中的神树及男女交合图的解读,得出这是苏毗人的风俗,而棺板画所属的墓主人是吐蕃大论禄东赞之子噶尔钦陵的结论。

棺板彩画吐谷浑人的社会图景
撰文/程起骏

青海德令哈市郭里木乡出土的棺板彩画是草原王国吐谷浑的遗物。棺木的侧板(见棺板彩画临摹图)绘有大场面多人物的狩猎、行商、宴乐、迎宾、祭祀、野合等。六组画面各自独立,又相互紧密相连,内容涵盖了吐谷浑人生活的各个方面。

由于受汉文化影响,吐谷浑很早即行棺葬。第二代国王吐延遇刺身亡,交待后事时说:“吾气绝,棺敛讫,速保白兰。”在郭里木棺木侧板中的狩猎图与敦煌莫高窟249窟的西藐狩猎图的布局、场面、风格极为相似,受魏晋南北朝画风的影响甚深。画面上是几位身跨“青海骢”的吐谷浑人骑射猎物的场面。吐谷浑人原本就是一个善于骑射的民族,立国之后所属疆域内野生动物资源极为丰富,成为吐谷浑生活和支持战争的重要资源。骑射狩猎也就成了吐谷浑人的必修课。
图中还画有一队骆驼,驼鞍上摞放着高高的货物,从外形看极可能是丝绸锦缎。此组画以象征的手法,反映了吐谷浑人商队的庞大,行旅的艰难,财富的丰盈。《宋书》上写道:吐谷浑人“事惟商道”、“徒以商译往来”。商贸收入成为吐谷浑三大经济支柱之一。吐谷浑人开拓的丝绸之路之“青海道”,成为那个时期最繁荣的国际贸易通道之一,为吐谷浑人积累了巨大的财富。这幅行商图十分形象而集中地反映了吐谷浑人跋涉万里,开拓丝绸青海道以及富裕多彩的上层社会生活。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