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战争的记忆与叙述


□ 王 成

  “冲绳”这个经常出现在新闻媒体上的符号对中国读者而言并不陌生,它给人的联想是日本列岛最南端的一串岛屿,自然景观绮丽,民风朴实,洋溢着令人陶醉的南岛风情;它靠近中国的台湾,拥有美军在亚洲最大的军事基地,经常和战争联系在一起。这里残留着“二战”时美军与日军交战的遗迹,可以感受到日本政府只顾本土利益牺牲冲绳的统治政策留给冲绳人的精神创伤。冲绳作为日本的一部分,拥有与日本不同的文化习俗,孕育着强大的文化生命力。冲绳文学就是在这样的文化风土中开出的奇葩。
  冲绳文学一直处于日本近现代文学史叙述的边缘。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岩波讲座》的专家学者在重写文学史的实践中,突破传统的以日本本土文学为框架的旧格局,把琉球文学、冲绳文学、阿伊努文学纳入文学史的叙述,冲绳文学这一定义才明确出现在《岩波讲座/日本文学史》第十五卷《琉球文学/冲绳文学》(岩波书店,一九九六年五月)当中。讲座派学者与那霸惠子把那些以冲绳为主题的作品,以及那些拥有冲绳生活经历的作家创作的作品定义为冲绳文学。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二十卷本的冲绳文学全集出版发行,为读者展现了多姿多彩的现代冲绳文学的成果。尤其是冲绳作家又吉荣喜(《猪的报复》获第一百一十五届芥川奖,一九九六年)和目取真俊(《水滴》获得一百一十七届芥川奖,一九九七年)接连获得日本纯文学的最高奖,在文坛内外成为人们关注的话题。
  目取真俊一九六○年出生在冲绳,是没有经历过战争的新一代作家,因以独特的视角创作出了一系列表现战争记忆的作品而受到文坛的关注。从琉球大学法学文学部毕业后,目取真俊做过保安和补习学校的教师,后来成为县立学校的高中教师。目取真俊是通过文学奖登上文坛的。一九八三年他以一篇描写台湾女工在冲绳的菠萝加工厂受歧视和欺压的《鱼群记》获得《琉球新报》短篇小说奖。一九八六年他又以揭露战争、批判天皇制的小说《行走在和平大街上》获得第十二届新冲绳文学奖,在冲绳文坛崭露头角。一九九七年他凭借描写战争记忆的《水滴》一举获得芥川奖。他从冲绳走上日本的中心文坛,成为冲绳文学的代表作家之一。二○○○年他继续探讨冲绳人的战争记忆,继《水滴》的主题之后,他又凭借描写灵魂的丢失来表现战争记忆的《叫魂》获得第二十六届川端康成奖。评论家们认为他是二十一世纪最具潜力的作家,他的出现代表着冲绳文学的转折点。
  
  身体的记忆——《水滴》
  
  冲绳文学评论家新城郁夫指出:“《水滴》开拓出了难以叙述的冲绳(战役)的记忆命脉,同时也是对作为‘集体记忆’(莫里斯·阿尔布瓦克斯)被不断叙述的冲绳(战役)的质疑。重要的是这种质疑并非放在‘中心与边缘’这一结构中以重塑冲绳的形式展开的。《水滴》试图通过开拓既不能叙述也不能继承的冲绳(战役)的记忆空间,以区别于那些围绕日本与冲绳的国民国家式的小说秩序,实现非中心化。”(新城郁夫:《作为设问的冲绳文学》,《冲绳文学选》,勉诚出版二○○三年五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