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蔓延(组诗)


俞昌雄

反光

那是左海,是我得以亲近的湖

它被光亮捧着,离我近,离尘世远

相恋中的鸟儿乐于被迷惑,因此流泪

一切显得陌生,但反光能带来喜悦

旁观者想起梦中愈发孤独的鱼儿

它们探出水面,偶尔也发着低烧

而我身陷其中,看水草露出触角

抓住了孤独,那不知深浅的黑暗

现在说说反光,光线互相抵达

它们善良,全去了意想不到的地方

湖边有棵高大的树,它死在寂静里

我看过两眼,风儿却吹过无数遍

下一时刻开始……

下一时刻开始,我的早餐应该是一朵鲜花和

两枚果实。金灿灿的河湾远远地看着

它素来就贫困,也就谈不上饥饿

下一时刻开始,我要为河湾里的鱼写首很纯的

诗,就当是我的馈赠吧

让它们长上翅膀,享受和我一样的生活

下一时刻开始,我请求宽恕和爱戴

河湾里的水终会枯干,会飞的鱼有一天也将死掉

那就留下我,把我变成鲜花或者是果实

允许

我们一个劲地玩着魔方

有人戴着面具,在身后指手画脚

我们一个接一个地被淘汰出局

最后剩下来的,成了那个戴面具的人

我们所处的时代就是这样一个魔方

而那个戴面具的人从未得到允许

打开其中某个高贵的色块

露出卑贱的事,还有仇视的心

在近乎绝望的期待和含混的祈祷中

在没有霸气只有冷雾的世界

无数双手伸向了天空,它们要抓住的

不是南方的雪,仅是关于遥远的雪的呼吸

洁白的,毫无秩序的,甚至是

凌乱的发愣的,铺天盖地的

那是堆积心中的雪,遇见无数过路人

现在悬于半空,惊惶地扑闪

人世向上抬升,天空向下垂落

雪被逼急了,它就躲进陌生人的躯壳

我在掌心里见过一回,泪花里的那些也是

既然取不走,就任其变得赢弱消瘦

想来,我注定要走失在布满大雪的道路上

在竖琴摇晃的冰凉的旋律里

忧郁的南方屏住了呼吸,雪啊!雪啊

让我燃烧,焚为一堆快乐的灰烬

代表

十二月的万物都是这般模样

半明半暗,深夜里不写诗的我也是

宛如一扇没有完全闭死的门

那代表着自由还存在!月光会摊开它神秘的

地图,我在上面走了一圈

并没有多出很多故事

很少有人来叩击,但我仍然是不安的

这表明寂静也是一种力量

像月光,它很透明,但不轻易被折断

在命运的欢呼中

准备返乡的民工打好了背包

城市突然间重了几分,在命运的欢呼声中

它很结实,即便有人挤了它几下

向南的和往北的都差不多模样

他们摇摇摆摆,都一个劲地想家

男的,女的,老的,少的,每个人都想开怀大笑

辛辛苦苦地又熬过了一年

生活真好,在命运的欢呼声中

没有什么东西会变得松垮,变得一文不值

只可惜这往返的路过于漫长

走了这头,还得跑那头

而中间丢了什么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天台卜的新娘

她有云朵的身影。在高高的天台上

早春并没加快步伐,它要迎接的每—个女人都要长成

这副模样。脸庞在微笑,身心被宠着

而在更远的地方,教堂顶端飞过三只白鸽

不是三只白鸽在飞,而是三朵浮云

其中一朵是上帝赐予的祝福

不会再有第四朵了

她这么想,天究竟有多高呀

早春里的一切全是美好的

浮云也是,它们去过一些地方

最终还是停了下来,停在某个雨季

挂在某个颤抖的屋檐下

请求

我热爱过的事物只为我而消亡

那里头有山、水、女人还有危险的梦

我的气息牵引着她们,不散开也从未合拢

在她们自身中变得浑圆,等待确认并得以依附

我请求世界能赐予我多样的躯壳

不仅容得下光,亦能容得下多余的黑暗

我的矛盾不是一句简单的谎言

也不是对峙,就像爱着必然会空出恨

我请求我的每一幅身影都能俯卧于大地

因它存在着,并不惊扰死去的灵魂

在线

分享:
 
更多关于“蔓延(组诗) ”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