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凋谢的芦花


□ 王本道

  王本道一九四七年八月生于哈尔滨市,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辽宁省作协副主席,盘锦市作协主席。著有散文集《芳草青青》《心灵的憩园》《感悟苍茫》《云水情怀》。作品散见于《人民日报》《光明日报》《人民文学》《十月》《散文选刊》等报刊。曾获全国首届冰心散文奖、辽宁文学奖。
  
  世上的花,姹紫嫣红,千姿百态,风情万种。但是一当离开阳光与水的襁褓,便很快玉殒香消,凋零破败。唯有芦花,在脱离了阳光和水的条件下,依然能保有妙曼的姿容。我喜欢芦花这特立独行的属性,每年都采下一束,插进办公室和书房案头的花瓶。自我调入这座城市工作以来,她已伴我二十余年了。
  采摘芦花的最佳期是仲秋时节。太阳依然是金红色的,还可以温暖照人,整个天空被染成暖暖的桔黄色。这时,辽东湾的天地间,遍野的芦花已经在阳光下袅娜摇曳着坦荡无垠的洁白,像一道轻盈剔透的云,将湿地里冷清的水面和油黑的泥土覆盖。这时,手握一把剪刀,穿行在由绿转黄的浓密芦荡之中,剪下一株株硕大、飘逸的芦花,那心情也一如芦花一样飘逸起来。这是饱吸着太阳、月亮、露水和天地之灵气的芦花!插进花瓶里,仍然释放着淡淡的清香。此时采摘的芦花,颗颗花蕊都饱满地绽放着,花絮在一年之间也不会飘落。待到来年仲秋,我会照例带着剪刀和花瓶,将原有的那一束芦花送还给无垠的湿地,再剪下新的一束插入花瓶,这样循环往复及至今日。
  芦花似乎不太像花,不过是成熟的芦苇枝头密生的绒絮,花序呈锥形,古人称之为蒹葭。《诗经》中用“苍苍”、“凄凄”、“采采”等词句形容她。二十二年前的一个深秋,我奉调来到这座城市工作时,正值芦花尽落的时节。看着宽阔而壮丽的辽河三角洲上空那漫天飘舞的芦花,顿时使我想起宋代诗人杨万里的诗句:“风前挥玉尘,霜后幻杨花。”再看那一株株纤弱得令人怜爱的芦苇,虽已呈现成熟的黄色,但依然亭亭玉立,风姿绰约。在瑟瑟秋风之中,恰如一排排倾国佳丽,摇曳着柔曼的舞姿。我突然感到,再没有比芦苇更能体现女性风采的植物了,也再没有比芦苇更让男人动心的植物了。我还想到,在那浓密如织的大芦荡中,一定会有过许多动人的故事:粗犷的、凄婉的、缠绵的……
  随着在这座城市里工作、生活时间的延续,我了解了芦苇一生所经历的轨迹和她的习性。从早春的那场细雨过后,冥冥之中芦苇便似乎听到了生命的呼唤,于是,潜滋暗长直至破土而出。初生的芦苇还只是鲜嫩的带有粉红色的“笋”,但这柔弱鲜嫩的笋却有着力顶千钧的威力。一个莺飞草长的春日,我约了几位文友到湿地踏青。在一条刚刚修筑好的柏油路前,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平坦油黑的柏油路面上,竟冒出了一簇簇粉红色的嫩芽,那是幼年的芦苇笋啊!想那柏油路的铺就过程,先是夯实地基,接着要铺上几层沙石,又要经历几次压路车的辗压。然而,就是在这千钧重力的挤压之下,幼年的芦苇还是坚韧地挣扎着,生长着,这是多么顽强的求生力量!作为由苦涩的海水喂养的禾苗,芦苇在春、夏、秋三季里,吮天地之英华,尽情地舒展自己的腰肢。凄风苦雨,她傲然于世,虽出自污泥,却不染尘埃。那纤细的躯干永远笔挺,柔弱的枝杈从不倒垂。在一望无际的芦苇面前,不禁让人想到,“玉树临风”不单是一种婀娜的美,这是需要经历一番栉风沐雨的磨炼过程才能得到的潇洒。这妩媚中隐含冷峻,温柔中带有刚强的潇洒,足以使那些终日花天酒地,色厉内荏的男人们望而怯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