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孕育感动的地方


□ 王升山

  记忆中还没有什么事能够使我产生把它记录下来的冲动,黔东南之行是个例外。
  此前,我曾去过很多地方,留在记忆中却只是些碎片,如浮云一般转瞬即逝。那天,拿起新一期的《中国国家地理》,浏览着专家评出的中国最美的地方,想从中找回一点属于我自己的记忆。那里面有许多我曾经去过的地方,但是看后有点失望。我无意否认专家的意见,但我以为那些地方大多视觉上很美,但缺少对心灵的震撼。
  黔东南是一个打动心灵的地方。这里孕育和保存着传统的文化,原生态的生活令我们沉醉,并陷入对自身生活的反思。黔东南是我国少数民族最集中的地区,境内现居住的苗、侗两大民族是在华夏民族的历史大迁徙中不断地繁衍发展形成的。今天的雷山、黎平是两个民族居住最集中的地区,它们分别扮演着两个民族各自文化承传和发展的中心角色,正是这些给我们带来了最真实的文化感动。
  
  这次黔东南之行,我们放弃了飞机的便利,而是选择了火车。我们想让自己对远方的愿望、神秘、感情在火车的颠簸中慢慢酝酿,让渴望在时空的转换中变成一种柔情。当火车在第二天的下午缓缓驶入黔东南的凯里车站,看着这片奇异之地在长久期待以后出现在眼前时,内心的满足感无法言喻。
  接下来的日子,我们更多是在汽车上度过的。黔东南的大山群峰雄峙,波澜壮阔,如一道道“屏障”阻碍着我们的脚步。山间的沙石子公路如羊肠一般逶迤延伸,这使我们有了更多的时间去欣赏眼前的风景。“地无三尺平,天无三日晴”,这是人们对贵州自然环境的生动描述。在黔东南的日子,我们正是在淅淅沥沥的雨中度过。青山隐隐,在雨水的遮覆中愈发显得神秘。
  清水江与都柳江在我们的左右流淌,原始林海中的画意不时地会给你惊喜。苗人或侗人特有的吊脚楼、花桥和鼓楼就掩映在绿树之中,令人想起杜牧《山行》中“白云生处有人家”的绝句。只有在这样的氛围中,才能体会杜牧诗境的妙处。
  吊脚楼仿佛是山的一部分。作为苗乡侗寨的标志性建筑,吊脚楼是苗侗人的主要居住形式,据说是继承了先人的居住与美学理念,延续着唐宋的风格。吊脚楼是纯木结构,一般都是三层建筑,除了屋顶盖瓦以外,全部用杉木建造。驻足屋中总有阵阵木香袭来,有一种自然的亲和,行走其中木榫间那吱吱嘎嘎的声音给你一种特殊的体验,在水泥建筑中绝难体会。
  吊脚楼的屋顶多为歇山式,楼檐翘角上翻,远远望去如林海中的大鸟展翼欲飞。木楼傍山顺坡而建,层层叠叠,鳞次栉比,与周围的林木幽深的环境天然般的和谐。黔东南气候多雨潮湿,多蛇和虫兽,所以底层不宜住人,而是用来饲养家禽,放置农具和重物。这也是吊脚楼的一个特点。
  在雷山县的西江镇我们看到了规模最大的苗寨,据说有千户之多,幢幢木楼依着山势错落排列,给人一种壮观的感受,令人肃然起敬。
  
  花桥又名风雨桥,和吊脚楼一样,也是苗族、侗族人民建筑艺术的精华,极具民族特色,站在花桥边你会感觉到这里人民内心的浪漫、热情与追求。花桥其实是在桥身上建起的一个长廊式建筑,把桥身完全遮盖起来。从结构上,花桥可以分为亭阁式和鼓楼式两种。花桥的长廊上建有供过路人休息的长凳,路人可以在桥上避风躲雨,因此苗侗两家人给花桥起了一个更富于情感的名字“风雨桥”或“长廊风雨桥”。据我们观察,花桥还是少数民族兄弟交流的公共场所。在从江县肇兴镇,我们发现花桥上堆满了贺喜的各色礼物,一问才知正赶上一户人家小孩做满月,这花桥那天就成为代人收纳礼物的场所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