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入思方式与话语方式


□ 陈家琪

  不管“偶在论”一词源自哪里,也不管别人都对此说过些什么,反正它在某种意义上已经专属于张志扬,专属于张志扬自己的一个标志性的哲学范畴。
  于是,这里就会引出一个很大的问题:志扬是不是想给自己寻找到这样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呢(能不能寻找得到是另一个问题)?这里涉及到“打出旗号”、“建立体系”、“拿出中国自己的现代哲学”这样一些更为宏伟远大的理想。“体系”显然无法成立,志扬也肯定不想建立什么“体系”;黑格尔之后,就连真这样想的人也不敢打出这样的旗号,遑论一个从“偶在论”入思的中国学者。如果“奠基”的“底”(存在、实体、上帝、自我)就是“偶在”的,任何“体系”就是想建立也建立不起来。这几乎成了一个自明的道理。但悖论恰恰在于:不想建立“体系”,总得打出“旗号”,不想打出“旗号”,总得拿出一个标志性的东西——在哲学上,这“东西”就只能是范畴;不如此,我们研究哲学干什么?拿什么东西标志这种学说或说法属于某某?
  人活世上,看天玄地黄,星移斗转,早就知道了哲学史的战场上堆满了“头颅和头盖骨”,只有如黑格尔那样的哲学家才会想到应该把前人的全部思想(其实也就只限于他能看到的)纳入一个在范畴上只属于自己的“绝对”的环节,似乎过去的一切都只会或只能流向这里;自那以后,我们回到“过去”,其实都是为了在被忽略、被曲解以及尚未被思的东西中发现新的解释,寻求新的力量,几乎再也不敢(能不能是另一个问题)纳入自己的“体系”(范畴、旗号)之中。但不打出自己的“旗号”,何来你新的解释?别人谁又知道“过去的积淀”(前人、古人的学说)在你这里获得了新的生命?
  问题在于,属于志扬的这个“偶在”,本身就是一个否定性或瓦解性的概念,当然也包括对自身的否定与瓦解。这就是志扬之所以说结论并不重要,重要的只是入思方式与话语方式、重要的只在于如何提出问题的一个内在的原因。
  入思方式、话语方式,如何提问,这正是中国现代哲学最贫弱的一根软肋。
  造成这一点的,既有西方古典哲学,具体说来就是启蒙哲学,包括马克思主义的巨大影响,更有我们自身传统的思维方式、话语方式在无形中对我们的造就与限制。可惜对此有所意识的人不多。
  这其实也是一个早就困扰着我们的问题。一九八六年在贵阳开会,就有过这样的讨论:按一些人的说法,应该走翻译——读解——创立的路数;在另一些人看来,在翻译、读解中就有着自己的选择,就已经是某种创立,所以重要的只在明确我们到底需要什么,或者说,明确我们应该以何种方式提出问题、表达见解。志扬多次重复要把“中国现代哲学”与“现代中国哲学”区分开来,也就是想明确对我们而言的“现代意识”到底应该体现在哪里。
  首先,人为什么非得有“现代意识”?当然不能仅仅用生活在现代加以解释。这就与志扬的“创伤记忆”有了关系。只不过由于这种记忆是以反思的哲学话语说出来的,所以借用志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人们几乎可以把它当做‘无’一样地看待”——这是一句很有意味的话,后面还会再引用一次,因为“无”既可以在本体的意义上相对于“有”而言,也可以就是日常用语中的“什么都没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