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债主


□ 闵凡利

闵凡利,男。中国作协会员。现在山东滕州市文化馆创作室从事专业创作。发表作品二百余万字。获“2009年度冰心儿童图书奖”。

  一

  事情的开始是很美好的,就从张伟峰借钱说起吧。

  张伟峰是风水乡的乡长。风水乡是个贫困乡,税源少,财税收人就少,乡里常穷得揭不开锅。这不,这个月又该发工资了,可前两个月的还没着落。乡党委书记于得水在党委会上对张伟峰说:张乡长,你去想想法。不管你用什么法,先把工资给我发上!

  张伟峰就去了赵大庆的公司。赵大庆开了个炭厂,就是依托本地小煤井,把生产出的煤炭淡季买了旺季卖,过去叫投机倒把,现在叫打时间差。赵大庆的炭厂不叫炭厂,也狗啃麦苗子学洋(羊),叫“路路通煤业有限公司”。赵大庆正在办公室里和几个手下打牌。打的是升级,两副牌合一起,逮分的那种。谁输了往谁脸上贴纸条。赵大庆贴了一脸。张伟峰看几个人在玩牌,就说:你们怪清闲啊。

  赵大庆看是张乡长,就把牌一合,把脸上的纸条一撕说:是张乡长啊,今天什么风,把你吹到我这小破庙里来?

  张伟峰说:赵总,我可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

  以前张伟峰都是大庆大庆地叫,今天改叫赵总,赵大庆清楚:张伟峰这是有事求他。就说:张乡长,我是你的臣民,你可是我的父母官啊。

  张乡长说:赵总还知我是你的父母官啊?

  张乡长话里有话,赵大庆就故意打哈哈:要不知你张乡长是我的父母官,我还能在这里混吗?我不早卷铺盖回家了。

  两人都哈哈笑了。几个打牌的看两人在一起打嘴仗就知张乡长有事,只是当着他们的面不好说,其中一个叫小夏,就给另两个使眼色,三人各自散了。张乡长看人都出去了说:你赵总好轻闲,真羡慕呀。

  赵大庆说:你是饱汉不知饿汉的饥!你们乡政府,是铁饭碗;我们个体却是属鸡的,一会不挠就没吃的!你说这话,可是批评我呀!

  张乡长说:给你开门见山吧。今天来,是有事求你。

  赵大庆说:你张乡长求我?开玩笑吧?

  张伟峰说:我也是凡夫俗子,也有过不去的坎啊。

  赵大庆看着张伟峰好一会,说:别是来问我借钱吧?

  怪不得大家都说你赵总是神仙,还真让你说准了。张伟峰说:今天来,就是来向你借钱的。

  赵大庆不吱声了。

  张伟峰说:你看,咱们乡里到现在又有三个月没发工资了。乡里税源少,这不,到公粮收购还得一段时间,没办法,只好到你这里求助了。

  赵大庆说:你看,最近正是煤炭销售的低谷,我想去矿上再进一些煤,这个时候要不进货,我那就是憨蛋了。可不就是缺钱吗,我现在正做着憨蛋呢!

  张伟峰说:赵总,别给我喊穷了,在咱乡,谁不知道赵百万?现在得叫赵千万了吧?

  赵大庆说:别往我脸上贴金了。我那点小钱还叫钱?那叫刚脱贫!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