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立冬·立春


□ 陈世旭

  立 冬
  
  一
  何教授上床好像只有眨眼工夫湖上就起了风,一阵一阵越掀越大,搞得一个何谷岛像水瓢一样晃动。插紧了的窗户照旧咣当咣当响,夹着吓人的泼水声。
  下雨了么?何教授把头伸出被窝。
  没呢。满妹应了一声。她还在灶下忙着,明天选举委员会全班人马在他们家吃午饭。她说话声细,又缓,何教授没听见,就喊起来:满妹我问你是不是下雨了?
  我说了,没呢。满妹提高了声音。
  何教授还是觉得没听清楚,干脆爬起来,裹件衣服跑到外面。
  天上星斗锃亮,给大风刮过的夜空透明。
  何教授松了口气,忽然觉得自己好笑。在湖上住了几十年,怎么跟个城里干部一样?冬冷冬晴,夜里起大风,一定是大晴天。风刮起的湖水跟雨还分不清?事先反复看了天气预报,明明也讲的是晴天。是真老了,疑心重。
  闹钟响的时候,何教授正在拉尿,到处拉,一拉好长,却总也拉不完,憋得在人堆里也不得不扯落裤子——人堆里面还站着李秀梅,眉眼直直地看着他。
  要不是闹钟响,何教授只怕真会被这泡夜尿憋死。
  
  二
  
  村委会在原址上盖新房子的时候,把广播器材都搬到了何教授家里。房子盖好了,何教授说,莫搬来搬去了,横直是我用。村支书何来庆想想真是这回事,就让何教授家做了村里的广播室,加上何教授当兵的儿子给他买的电脑,又成了文印室,有什么书面上的事,也都在这里办。
  “各位村民,各位选民,今天是何谷村神圣的日子。我们要选举新一届何谷村村委会,请你们在神圣的时刻投出自己神圣的一票。”
  何教授听着自己的声音钻出灰黑的屋瓦,向村子的上空和无边的湖面扩散,很陶醉。他的发声能力是回来好久才慢慢恢复的,依旧是很嘶哑,像从裂缝的老竹竿里发出来的,中气又不足,明显有气无力,但是抑扬顿挫、起承转合、节奏分明,内行人一听就能听出是一个起码有三十年教龄的老教师的声音。
  上初三那年,何谷村跟李家边因为争湖打大仗,何教授父亲受了重伤,县医院的急救车没有到就断了气。何教授当年休学回来下湖打鱼,在湖上漂了两年,还是想读书,老哥见他五心不定,干脆让他上岸。他就跑去找先前的班主任。班主任是老三届知青,现在当了校长,一贯是赏识他的,介绍他到乡中学的附小代课,一边旁听高中的课程。过了两年,全国恢复高考,校长考上大学走了。临走前给他转成了正式编制,又把他提到初中教语文。
  那是何教授最红的时候,二十郎当岁,意气风发。眉眼最好看的初三女生李秀梅对他特别着迷,上课的时候老是看着他发呆。下课又总去找他问功课。李秀梅上学晚,中间因为家里供不起又休过两年学,就比同班同学大几岁。晓得何教授也休过学,更是有些同病相怜。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月报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