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世相三题


□ 杨闻宇
世相三题
杨闻宇


  杨闻宇著名作家。一九四三年生于关中乡村,一九六四年入西北大学读书,一九七年从戎于祖国西北,为兰州军区创作室专业作家,系中国作协会员。著有散文集和报告文学集十余部,作品入选近百家选本并获奖。退休后移居于青岛海滨。
  
  壮举的悲哀
  
  二〇〇四年二月十日的《家庭与生活报》上有一则六百字的新闻:
  在某地,一位女司机开着一辆满载乘客的长途客车行驶在盘山公路上。突然,三名持枪的歹徒盯上了年轻漂亮的女司机,强迫长途客车停下,要带司机下去“玩玩”。司机情急呼救,全车乘客噤若寒蝉。只有一个形销骨立、中年瘦弱的男人应声而起,却被歹徒打倒在地,男子奋起大呼全车人见义勇为,制止暴行,却无人响应。司机被拖至山林草地……而后,三名歹徒和衣衫不整的司机归来。
  客车又将前行,司机要被打得流血的瘦弱男子下车,男子不肯。“喂,你下车吧,我的车不拉你这种人!”中年男人急了,说:“你这人怎么这样不讲理,我想救你还有错吗?”“你救我,你救我什么了?”司机矢口否认。中年男子脸涨得通红,他坚持不下。司机面无表情地说:“你不下车,我就不开!”
  没想到的是,满车刚才还对暴行熟视无睹的乘客们,却齐心协力动员中年男子下车。有位膀大身宽的乘客,甚至走上前,拖住中年男子下车。一场无谓的争吵,直到那位中年男子的行李从车窗扔出,他随着无可奈何地被推挤而下……
  客车快到山顶,转弯回去就要下山了,客车右侧是万丈悬崖。长途客车悄悄地加速了,女司机脸上异样平静,双手紧握方向盘,眼睛里淌出晶莹的泪水。车速越来越快。歹徒冲上去抢夺方向盘,汽车却像离弦的箭朝悬崖下冲去……
  第二天,当地报纸报道:“伏虎山区昨日发生重大车祸,一长途客车摔下山崖,车上司机和三十名乘客无一人生还……”半路被赶下车的中年男子看到报纸,失声痛哭,谁也不知道他哭什么,为什么哭。
  
  女司机驾驶长途客车,只能是二十一世纪才会出现在中国土地上的事情。刚解放时,甘肃的省会兰州只有一辆公共汽车,时有故障,乘客得下来一块儿推车,进行发动。女司机驾驶长途客车的事,谁也不敢设想。这篇报道说明,半个世纪以来,中国大地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各个方面都有了长足的发展。“发展才是硬道理”,这是事实。
  社会发展了,人们的道德水准在某些方面仍然原地踏步,甚至有所下滑。三名歹徒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强奸一个女司机,这与从前的剪径抢劫、杀人越货有多少差异呢?更令人寒心的是车上三十名乘客,无一敢出面制止,及至客观上助纣为虐,促使歹徒得逞。今天的闹市里,时或发生几十人数百人围观暴徒行凶的场景,居然在一辆长途客车上得以重演。人的一生,原本都是“过客”,放大而言,我们所有的中国人可以说是俱坐在一辆大型客车上,山区这辆客车无异于全社会的缩影。倘若我也坐在这辆行驶的客车上,面对歹徒之行径,自己会是那个“形销骨立”的中年男子呢?还是三十位乘客中的一员?马克思说:东方民族的人民就像一个大麻袋里的土豆,一个个慈眉善目、缩成一团的受气样儿。他所说的人民,理所当然是包括这三十个乘客了。
  人活世上,做个慈眉善目、胆小怕事的庸常之辈容易,做一个正直刚强而勇于仗义执言者,就很不易了。人生之绝大多数,如果仅限于做个树叶落下都怕打破头的善良人,车毁人亡的最后命运恐怕就在所难免。鲁迅先生说过,能憎才能爱,能杀才能生。车上那位中年人虽然被打了一顿、轰下了车,可他终于是没有摔身深谷。
  人生的失德之旅,其前程只能是悲剧性的。这篇小小的新闻报道所折射出来的社会意义,比起那些获这个奖、获那个奖的文学作品来,未必逊色。单就文字行当而言,忠实于生活的思想内容是第一位的,形式、技法、趣味是第二位的,这大概毋须多言。“文以载道”,似乎并未过时。
  我以为,这个女司机是好样的,让一车腐烂透了的“土豆”与被蹂躏了的自身同归于尽,不管法律上怎么去看,我以为可以追认为革命烈士,因为她用个人凄美的生命在道德领地上又一次敲响了警钟。《壮举的悲哀》,是个好题目,也是钟声巨大而遥远的回音。
  
  流浪汉的劝说
  
  《中外文摘》二〇〇五年第六期,刊登了马汉卿写的一则五百字的短文:
  二十五层大厦的顶楼,有个西装革履的年轻人准备跳楼。
  心理学家被人请来了,胸有成竹地往楼顶走去。两个小时后,心理学家从楼顶下来,显得十分疲倦。他对大家说心理调解失败了。停了一下又说,心理调解并不是百分之百有效,失败也是正常的……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8年第02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