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村口的小姑娘(外一首)


□ 陈耀昌

村口的黄昏里

一个小姑娘正剥着夕阳

一瓣橘子不等太阳说完遗言

便被活生生的吞入肚子

曾经也有一瓣沾满妈妈的体温

在村口,头顶

照亮了南方的路

每一个日子都开始充满橘黄色的阳光

此刻

夕阳早早的被剥去最后一层衣服

剥去小女孩脸上的微笑

沾满了灰尘的橘子

是这个冬天最美丽的慰藉

也是最大的缩影

乡村的语言

我的乡村在冬夏的缝隙里成长

他常用麦子来代替语言

我沉默的时侯

麦子开始喂饱五月的太阳

在我为一片雪花悲痛的时候

麦子就蜕变成冬季的萤火虫

乡村不仅只有麦子

还有一些灰尘以及

被灰尘抚平的沟壑

也包括沟壑上一层新叶的衰败

更多的是我不曾察觉的神情

这些才是我的乡村

我仅仅是听着他的言语倒步

太多的神情都在背后,角落匿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