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高仓健的“演变”


□ 张仁里

高仓健的“演变”图片1
高仓健以饱满、准确,洗练的演技特点,成功创造了高田刚一的形象,可见他创造人物技巧的生动娴熟。
高仓健是我国观众非常熟悉的演员,他在《千里走单骑》中创造的高田刚一这个人物,确实显现出这位国际巨星的演技功力。高出是一个上了年纪的日本渔民,他生性孤僻,极不善于和人打交道,即使和他的儿子健一发生了矛盾,也不善于与之沟通,老伴去世后十几年来两人互不见面,隔阂很深。对此,他很苦恼,一直想改变这种现状,他毕竟是一个父亲啊!哪有父亲不思念儿子的?现在,他得知儿子因病入院,儿媳理惠希望父亲来看看他,以缓解丈夫心中的郁闷。高出为此在海边经过了一番激烈的思考,最终还是决定随理惠到医院来看望儿子。影片就是从这儿开始的。以上这些都是剧本里给人物规定的心理生活内容,我们习惯地把这些称之为人物上场前的“规定情境”。演员表演得好坏,首先要看这位演员创作的这个人物符不符合剧本中写的要求。演员就是要把这些规定的东西,变成活生生的、实实在在的人物形象。观众看完片子之后也能得出结论:演员演得像不像等的印象,这种印象大体与剧本的要求出入不大。为什么?因为剧作者对人物性格的描写是溶化在人物的行为方式、为人处世的态度里,因此,这个人物究竟是什么样子?凭直觉也能感受得到。高仓健就是极具说服力地在《千里走单骑》中完成了这样一个“演变”。
高仓健演的高田刚一是一个沉默寡言而又情感丰富、满腹心事又不善言词的普通渔民,全剧中他为了给儿子拍录一出《千里走单骑》的傩戏,从日本来到中国云南边疆,单身千里长途跋涉,克服语言、体制等种种困难,历时数十天,几乎没有说多少话;但他的复杂曲折的内心情感起伏,的确演得清清楚楚。影片一开始,他随儿媳理惠到医院,由于儿子不知道父亲要来看他,儿媳为了免得倔犟的丈夫不予合作,先进病房给丈夫打个招呼,高田只好在病房门口等候。空空荡荡的病房走廊,白色油漆泛着洁净的光亮,孤零零只身一人的高田显出—种孤独的尴尬。病房里传出儿子犟脾气的声音,他不愿见父亲。高仓健听到儿子的话后略略停顿了一下,似乎心灵受到了撞击。为了克制自己被伤害的自尊心而升腾起来的情感波澜,他咬了一下上嘴唇,又感到在这种情况下再去见儿子不可能有什么结果,于是顺势在原地转了半圈,面向进来的方向果断地迈开双腿。在医院门口,儿媳气喘吁吁地追上了他,向他解释丈夫因病而心情不好,请他别介意,等将来再慢慢规劝丈夫回心转意。高田听后,只抬头看了看理惠,极轻微地摇了摇头,似乎想说“我不介意”;又似乎在说“不必劝了”;又不愿明白说出自己的意思(实际上他也说不明白自己此时的意思),充分表现了人物内心的苦恼和复杂的心理。这一大段戏,高田没有一句话,但观众看到的是人
物内心的千言万语。高仓健以动作替代语言,以无言胜有言,把一个老人孤僻、复杂的心灵表达得如此丰满,令人叹服。
高仓健另一特色是表演的“准确性”。在中国之行的口子里,为了弥补对儿子情感上的愧疚,高田执意要不折不扣地完成健一的心愿,但是,理惠向他报告儿子被确诊为肝癌晚期后,他不可能对儿子病情的顶后没有任何思想上的准备。于是他尽心竭力地抢时间工作。在从石头村回监狱的途中,儿媳打来了报丧的电话,拿起电话,听到理惠的声音,他预感到了什么,怔了一下,一直一言不发而又沉重、压抑地听着,在儿媳念完儿子临终前写给他的信后,他无奈地抬起头来,两眼充满了泪水,一滴眼泪从右眼淌了下来。老人哭了,流下了悔恨与无奈的泪水。但多年的曲折生活,磨练了他的倔犟性格,一滴泪水,足以泄露出人物极度痛苦的心灵。若此时人物泪流满面,则不但不符合高田的心理,也偏移了人物的性格。
高仓健在该片中表演的第三个特点是“洗练”,没有多余而繁琐的动作和表情,这更准确地突出了人物的心理。他为了恳求“外事办”能帮助他进监狱拍戏,买了两面锦旗,拍下了请求的录像镜头,放给有关领导看。他首先清了清嗓子,这是多么精彩的设计处理!在清理嗓子的过程中,观众清晰地感觉到他在努力克制自己激动的感情,连看录像的“外事办”领导也感到了事情的重要性。当高田说到激动之处,他把锦旗挡住了脸,呜咽的声音从锦旗后面传出来,紧握锦旗的两手在颤抖着努力使自己的眼泪不要流下来。强力克制自己激动感情来恳求领导,反而比泪水横流地哭诉要撼动人心得多,也更准确地表达了人物的心理。
责任编辑/翟建农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