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桃花坞的记忆


□ 任柄珲

  摘 要:《桃花庵歌》是被誉为“江南四大才子”之首的唐寅的代表作,这首诗歌行文飘逸潇洒,语言浅显流畅,选用意向平实无华却又恰到好处。本文试从《桃花庵歌》入手,浅析唐寅诗歌风格特色。
  关键词:桃花庵歌 唐寅 归隐
  
  一、唐寅诗歌风格形成的渊源
  
  唐寅,字伯虎,一字子畏,号六如,苏州吴县人,明代中期著名诗人、书画家。唐寅是我国古代典型的才子型文人,诗文书画兼擅,画与沈周、文徵明、仇英齐名,合为“明四家”,又与祝允明、文徵明、徐祯卿号称“吴中四才子”。青年时代的唐寅狂放不羁,才华横溢、锋芒毕露。乡试夺魁曾经让他踌躇满志,而后却因徐经科场舞弊案而身败名裂,被“谪为吏”唐寅“耻不就”。从此潜心归隐,独善其身,最终在聚众豪饮,寄情花月中体验另一番生活情趣。处于痛苦与失意中的唐寅,对于精神自由,灵魂解放的追求,成为其诗词或深沉感伤,或消极劝世,飘逸豪放等不同风格的思想来源。
  
  二、以《桃花庵歌》为例,浅析唐寅的诗歌风格
  
  唐寅一生坎坷,又怀才不遇,这种艰难的生活状态深刻的影响到了唐寅的诗歌创作。唐寅有《桃花庵歌》、 《花下酌酒歌》、《一世歌》等广为传颂,脍炙人口。其中,《桃花庵歌》是唐寅诗歌的典型代表,也最为世人所称颂,我们对其诗歌风格的评述也以《桃花庵歌》为例:
  桃花坞里桃花庵,桃花庵里桃花仙;桃花仙人种桃树,又摘桃花换酒钱。酒醒只在花前坐,酒醉还来花下眠;半醒半醉日复日,花落花开年复年。但愿老死花酒间,不愿鞠躬车马前;车尘马足贵者趣,酒盏花枝贫者缘。若将富贵比贫贱,一在平地一在天;若将贫贱比车马,他得驱驰我得闲。别人笑我太疯癫,我笑他人看不穿;不见五陵豪杰墓,无花无酒锄作田。
  唐寅后半生的大部分时间就隐居在桃花坞,与众友人沉浸在诗词花酒中。《桃花庵歌》乃是其自喻兼以警世之作。整首诗生动鲜明又不失深义,在意向运用方面,本诗可以作为唐寅诗歌的标本,即:多处运用同一名词,而读来却琅琅上口,绝无半点艰涩不通之感。
  在经历了几年放浪生活之后,唐寅终于还是选择离开闹市,选定桃花坞这一世外桃源,开始了隐居生活。诗人终究不肯为五斗米奔波劳碌屈,虽然清苦,而能少几分烦恼忧愁,多一些闲情逸趣,反而活得更加轻松、真实。通观全诗,行文飘逸潇洒,语言浅显流畅,选用意向平实无华却又恰到好处层次清晰,然而就是这样平实无华的意向,却蕴涵的无限的艺术张力,给人以绵延的审美享受和强烈的认同感,不愧是唐寅诗中之最上乘者。这也正合了韩愈“和平之音淡薄,而愁思之音要妙;欢愉之辞难工,而穷苦之言易好”(《荆潭唱和诗序》)的著名论断。花间豪饮,笑舞狂歌,先生自有风流。
  本诗最突出,给人印象最深的两个意象是“花”和“酒”。这两个意象几乎散见于唐寅的绝大部分诗歌。
  桃花,最早见诸文学作品,当于《诗经•周南》之《桃夭》篇,本意表达一种自由奔放的情感。而至晋陶渊明《桃花源记》一出,桃花便更多地被用来表达隐逸情怀了。古代,桃还有驱鬼辟邪的意思,而“桃”与“逃” 谐音,因有避世之意。在唐寅的诗中,“桃花”这一意象频频出现。例如:
  “我也不登天子船,我也不上长安眠。姑苏城外一茅屋,万树桃花月满天。”——《把酒对月歌》
  “桑出罗兮柘出绫,绫罗妆束出娉婷。娉婷红粉歌金缕,歌与桃花柳絮听。”——《桑图》
  “酒”,在中国古代文化和古代士人中也有着重要的地位。它不仅可以用来表达春风得意。更与世事苍凉、傲岸不羁、独行特立结缘。晋有刘伶病酒,唐有“饮中八仙”,宋有苏轼“把酒问青天”,而到了明代,又有了唐寅醉酒花下眠。
  唐寅的豪饮是名闻遐迩的。《唐寅墓志铭》中祝允明写到“治圃舍北桃花坞,日般饮其中,客来便共饮,去不问,醉便颓寝。”郁郁不得志的生活现状中,诗人除了放荡形骸以获得灵魂的解放,余下的也只能是自觉或不自觉的以“醉眼模糊”来抵制那个罪恶的社会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