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推理话剧:用严密的逻辑讲述生活


□ 田 蕤 丁 凝

  我演《捕鼠器》的时候,最主要的感受有两个。
  首先就是在观众与演员的关系上有极大的不同。以前一些戏是演员依靠表演和动作来吸引观众的目光,但是“捕鼠器"完全不同,演员越不动,观众越会注意你,这就形成了观众欣赏的主动性不同。这部戏其实运用了观众的偷窥心理,效果需要用大场面来体现,台上同时站着很多演员,这样会给观众一种应接不暇的感觉。
  此外,传播的效应也会完全不同。一般话剧给观众的感触是直接的,但是《捕鼠器》则让观众去猜测,甚至有一种场外PK的感觉。所以它才会与众多话剧有所不同。
  从音乐上来看,推理话剧中的音乐不一定要让观众感觉害怕,而是各种可能出现的声音都要给观众某种契机。阿加莎·克里斯蒂的这个剧本由于长度的问题,有些细节来不及展开,所以可能观众会觉得有点不对劲,如果有个长时间的演出的话,也许能比较准确地诠释出长篇小说所要表达的内容,就连根据阿加莎小说改编的电影也一般都是上下集,加起来也需要三个小时左右。
  《捕鼠器》有很好的人物铺垫,阿加莎在其原著小说里也曾留有很多伏线。但是,看书时如果我们看不懂,可以翻回去重看先前的文字;看戏却很难做到。看书和看戏,在细节上的要求不同,看戏需要观众自己去回味和理解。所以我们尽量在气氛上制造恐怖和悬疑,而在推理上则稍显薄弱,当然我们也没有推理的条件,因为在推理方面很难和小说一样做到准确表达。而且在场景的细节等方面也与小说有差别。小说本身有很详细的逻辑性,一部好的小说,其结构是非常精细的。这些精密详细的逻辑性很难用话剧舞台形式表现出来,所以有观众提出了一些专业性问题,我想我们在做推理话剧的时候,在这些推理逻辑问题上还有待提高或改进。其实相对来说,侦探推理电影反而比较容易做到逻辑上的严密。
  推理话剧不是演员和观众交流,而是强调剧情与观众的交流。演员要研究观众的心理和审美,结合社会学与心理学,与其研究剧本,不如研究观众,这也需要投入大量的时间。
  推理话剧的出现其实是满足了人的偷窥心理,这是一种猎奇心态。观众和演员的距离、演区和观众席的位置都应按照这种心理去铺排。所以,对于推理话剧而言,演出场所的改变是十分重要的。我们可以充分运用剧场,比如让观众从小房间的窗外往房内看发生的案件,同时用演员的行动影响观众,给观众身临其境的感觉。甚至,可以连演出开始的时间也不明确表明。我觉得这种形势更加吸引人,包括运用话筒——有些演员的台词若用话筒传达出来更好,还有心跳声,鞋跟打在地上的声音等,这样的效果给人一种不见其人就能了解剧情发展的感觉。这方面我们缺乏实践和精力。这样的戏对于导演的要求也不同,它必须很写实。我们往往是通过灯光和演员的表演希望能把观众带进剧情,而不是让他自己走进来。
  除推理话剧外,还有一种恐怖话剧,那就是纯粹吓人了。但是有一个难处,舞台上的吓人是很难表现出来的。一般恐怖片有这么几种形式:僵尸,血腥,或者是令人作呕的一些场景。另外还有一种就是看不见的恐怖一一通过演员的表演和镜头的拍摄,给人一种恐惧始终存在,但是你看不见的感觉,这就是一种无法预知的恐怖了。魔术和杂技都在借鉴其他门类的艺术,我们为什么不能运用魔术的一些手段来达到一种效果呢?当然,这其中也有资金的问题。但我想说的是,真正的恐惧不一定由道具营造出来,而应该是环境造成的——陌生的、无法一眼看穿的环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话剧》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话剧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