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海地后遗症


地震频频,苦难的海地似乎已被遗忘。如今,在缺衣少粮的困境中苦苦挣扎的海地灾民已经迎来新的考验:随着雨季的提前到来,拥挤的难民营将成为流行疾病滋生的温床。此外,没有提供更多的紧急住所,没有提供足够的震后援助,没有让灾民树立重建的信心??海地政府面临来自海地甚至全世界的重重指责。
  
  莱斯利•穆林伸了伸胳膊,露出黝黑的肌肉。白绿相间的T恤上,印着用纹章装饰的阿拉伯数字“19”——对他来说,衣服似乎大了些。穆林看起来很疲惫,呆呆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摊出双手摆出了个无奈的手势:一切都没了。
  确实一切都没了,只留下空空的墙壁和成堆的瓦砾。穆林的家位于海地首都太子港附近的圣马丁,起初是他的祖母建起这座房子。今年42岁的穆林自出生以来就生活在这里,和他住在一起的还有妻子以及四个孩子克利福德、史蒂夫、斯蒂芬妮和加里。不幸的是,在今年1月12日海地大地震中,这个家变成了废墟,仅仅两岁大的加里也被活活掩埋。
  “整片土地都在流血。”穆林说。
  
  “快把我转移到其他地方吧”
  
  在海地,只要出门不用走多远就能到处听到死亡和灾难的消息,满街的尸体将这个贫穷国家变成哀悼和葬礼国度。灾民走出米色或蓝色的帐篷后,看见的就都是满目的惨状。
  “这就是我们居住的地方。”穆林指着一座破烂的帐篷,仅有几平方米大小,帐篷内仅能容下一家人紧挨着睡觉。在一个接一个的帐篷中间,间杂着用塑料和废铁搭建起来的木屋,上面写着“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美国国际发展署”或“联合国难民署”。帐篷与帐篷之间,相隔仅有一步之遥。
  类似这样的帐篷避难营数以百计,大都坐落在被地震摧毁的废墟旁、公路两侧或足球场上,很多难民营根本没有厕所,更别提供电。在难民营的帐篷中,空气里弥漫着大量的苍蝇、蚊子,还有厕所里面发出的恶臭。挤在帐篷里的灾民们说,他们已经呆不下去了。“政府快把我转移到其他地方吧,这里真的生存不下去了。”55岁的灾民基恩•克劳德说。21岁的达芙妮则表示,她和家人已经很久没有收到粮食援助了,她还担心自己新出生的儿子,仅用从帐篷上撕下来的蓝布包裹,不知还能坚持多少日子。
  达芙妮的儿子已经足够幸运,至少他还活在家人的视线中。联合国儿童基金会称,海地大地震至少带来100万孤儿,灾区大量儿童同家人失去联系,儿童找寻和身份认定还需要一段时间。因为没有人看管他们,大批分散在太子港临时帐篷中的震后孤儿无法抵抗疫病的侵袭、人贩子的诱惑和其他危险。“拯救儿童”组织的发言人称:“他们极易受到伤害。”
  此外,地震后,海地街头党在太子港重新组织、武装起来,威胁着民众安全。当地街头党是出名的暴力组织,联合国人员在地震发生之前曾花费多年肃清这类组织,并已经取得一定的成绩。但地震让囚犯得以越狱,大多数逃犯匿藏在太子港一个拥有将近50万灾民的难民营内。这些人和灾民同样居住在狭窄的小巷或是拥挤的临时帐篷内,使得当局很难将他们辨认出来。警方也不敢轻举妄动,以免百姓遭殃。
  现在,整个太子港已经变成了“避难港”。最大的难民营坐落在太子港市中心广场,正对着在地震中被摧毁的总统府,那里聚集了大约3万难民。尽管如此,国际红十字会估计,因地震造成的无家可归者只有一半得到了安置,其他人不得不选择到处流浪。救援组织打算另外建立14万个帐篷,不过一切都还只是个计划。
  “这里的救援需求依然紧急。”国际红十字会在海地救援工作协调员麦克唐纳表示。
分享:
 
更多关于“海地后遗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