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港电影中的“香港”元素


□ 张 希

  2007 年,香港回归十周年,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香港电影在经历了票房低靡、明星衰老、导演青黄不接等一系列惨状后,终于在内地市场依稀看到了曙光,而此时的合拍片也仿佛成为香港电影市场的救命稻草。合拍片以每年递增的趋势在生产着,并逐渐形成合拍片——商业化——主流形式的唯一形态。然而,合拍片能否给香港电影以新鲜的活力,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内地与香港电影互相扶持的过程中,我们看到这样一种电影现象,港式大片渐渐浮出水面,如《神话》、《如果·爱》都是此类作品,港片的制作越来越精良,越来越大气,却越练越没有香港特色。在2007 年的香港电影金像奖上,杜琪峰的《放·逐》和《黑社会Ⅱ:以和为贵》两部具有纯正“港味”的电影无一斩获,香港电影正失去香港特质而得到内地广大的市场,这是一个好的现象还是一个坏的事情,双刃剑可能是最好的答案,也是最暧昧的答案。
  内地电影市场向香港电影开放,看似是内地市场对香港电影敞开怀抱,实则这怀抱却暗含着内地文化对香港文化的控制与改良,特别是内地电影检查机制的不松动性。这种不松动性,一则是内地电影审查制度的原则性,二是内地文化与香港文化的不兼容,因此,出现了内地版《大只佬》和内地版《黑社会》。《大块头与大智慧》是《大只佬》的内地版,在剪刀作用下,《大块头与大智慧》变得叙事支离破碎,令人费解;而杜琪峰的《龙城岁月》则是《黑社会》的内地版本,在《龙城岁月》结尾处,远处传来警笛声,暗示乐少将被绳之于法,而港版《黑社会》中则是乐少逃脱了罪责,继续在黑社会中充当话事人。
  内地市场对电影的消化能力是十分有限的。在好莱坞电影、国产大片的激烈竞争中,香港电影能否分得一杯羹,确实是一个严酷的问题。为了不失去双方市场,最大程度赢得票房,香港导演在内地和香港之间两边讨好,以至两边票房惨败的现象屡屡发生。“在开拓内地电影市场的过程中,内地电影审查机制和香港电影固有类型之间的冲突屡屡发生,而内地电影市场的萎缩又或多或少令香港影人感到有些失望。不得不承认,在同内地积极主动的合作中,香港电影原有的文化生态确实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1 目前进入内地电影市场的香港电影,只是动作片一枝独秀,连周星驰也闭上了嘴巴,开始大施拳脚功夫。内地观众在惊叹《功夫》中周星驰上天入地的神奇,感叹港片规模之宏大、气势非凡的时候,却不知不觉回忆起周星驰在《大话西游》中的无奈和悲情、《审死官》里的饶舌和智慧。
  香港回归的这十年里,香港影人的心态起起伏伏,香港电影的形态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文隽把回归十年的香港电影总结为“八得八失”,这“八得八失”包括:“一、得到内地市场,失去本土阵地;二、得到国际荣誉,失去‘香港’品牌;三、得到新媒介做平台,失去传统电影院票房;四、得到政府高度关注,失去投资者信心;五、得到学院生力军,失去行内接班人;六、得到大中华文化的融合,失去独有的香港特色;七、得到愈来愈多的颁奖礼,失去观众的关注和民心;八、得到免疫力,失去抵抗力。” 2 看香港电影,我们需要站在一个中立的角度,保留内地影人的意见,倾听香港影人的心声,这“八得八失”可能是香港人对自己目前处境最恰当的评语。不可否认的是,香港电影本身存在着诸多问题,质量不高、速度过快、故事雷同、追求商业利润下的疯狂跟风,但是香港电影本身却具有一种特质,这种特质决定了香港电影自身具备一种繁衍的生命力和华语地区其他影片的区别。香港影评人列孚认为,香港电影应放弃“大香港主义”的单边思维,融入大中国局面;内地影评人许乐和香港著名影人文隽却认为,香港电影在融入整体格局的时候,确实放弃了一些自己本身的特色,而文隽更发表了香港电影的“八得八失”来概括现在的香港电影局面。在这回归的十年里,香港电影在票房与自我生存的挤压下是否泯灭了香港特质,则是本文讨论的问题。
  
  家庭模式——大家庭、集体化,伦理关系
  
  香港早期电影十分注重电影中伦理关系的建构,20 世纪60 年代,香港电懋公司的导演王天林曾经拍摄了南北系列——《南北和》(1961)、《南北和续集》(1962)、《南北一家亲》(1962)和《南北喜相逢》(1964)等,其中后两部由张爱玲编剧,这些故事以大家庭为核心,讲述存在地域差异的南北两家人互相斗气、由一开始的冤家最后皆大欢喜变为亲家的故事,在南北差异中寻求亲情的弥合是当时电影的商业卖点。
  此后,在80、90 年代出现了黄百鸣监制的所谓“贺岁”系列。这时的香港贺岁档电影与内地贺岁片大相径庭,香港贺岁档紧紧扣住中国传统过节的礼仪和团圆等诸多细节,加之喜剧元素、明星阵容,是真正意义上的“贺岁”。香港的贺岁档电影有固定的故事模式,其走的路数,无非还是南北系列那些故事套路,只不过将两家的差异放在一家人中,将地域、习俗之间的差异变成价值观代沟引发的矛盾,抑或是东西方文化的碰撞,代表作品有《家有喜事》系列和《大富之家》。《家有喜事》系列分别有《家有喜事》(1992)和《97 家有喜事》。《家有喜事》(1992)讲述的是常家三兄弟的婚姻、爱情的曲折故事,此片由黄百鸣、吴君如、张国荣和毛舜君主演;《97 家有喜事》则是1997 年紫东影视出品,由黄百鸣监制,张坚庭导演,周星驰和黄百鸣、吴倩莲主演,同样是关于老家大宅住着的三兄弟以及老太爷的伦理故事,各自的欢喜和家长里短;而1988 年的《八星报喜》(杜琪峰导演)、1994 年的《大富之家》和1998 年的《九星报喜》都是这一类家庭伦理剧的集中体现。这些电影大都讲述了同样类型的故事,在搞笑的气氛中,传递的是相似的情景下的宽容和忍耐、重生和接纳、家庭的力量和割舍不断的血缘亲情。家庭既是社会的基本单位,又是受社会制约的。家庭绝不是一个封闭的体系,而是社会的微缩单位,它是社会内容的微小缩影,其中涉及的社会尖锐问题如第三者、女性地位及就业、同性恋情、年轻人人生定位及老年人问题等都得到展现。香港电影以小博大,注重小家而映射“大家”,其中反映的家庭伦理、涉及的社会敏感问题,都会在叙事中得到消解性的处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