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育儿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大脚怪惊魂(一)


□ 丹.格林堡 章静娴

  你相信有怪兽吗?非常高大、样子可怕的野兽?有尖牙利爪和发红发亮的眼睛,却从不刷牙的动物?
  大多数人认为怪兽不存在,但他们错了!
  在还没说太多话之前,我该告诉你我是谁还有其他什么的。我叫扎克,今年十岁半了,在贺拉斯一海德一怀特男子学校上学。学校在纽约城。老爸老妈离婚了,但那是很早以前的事了。
  我想和你说的这件事就开始于学期结束要过暑假那会儿。我最好的朋友斯宾塞将参加为期四周的“我们想参加”夏令营。我也想去。最终我花了些时间说服了老爸。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在纽约州北面很远的地方,靠近加拿大。乘汽车大约得要100个小时才能到达那里。六月的一个清晨,老爸开车将我送到野营汽车出发的地点。
  那里乱糟糟的,人很多,你都没法思考。我没有看到斯宾塞,但是看到了好多其他孩子,还有他们的父母和行李袋。
  还有些女孩子,我看到了两个住在我老爸那幢楼里的女孩,玛德琳·安库德和艾德丽安·安库德。她们在电梯里看到我时几乎对我不理不睬的。她们都比我大。艾德丽安11岁,玛德琳12岁。艾德丽安比我高一点,有着棕色的头发。玛德琳高好多,有着金色的头发。她们都把我当作5岁左右大的小孩。哼!
  接着我看到斯宾塞了,他正在上汽车。我和老爸拥抱告别。我上了同一辆车,挤到了他边上。出发哕!
  哦,糟糕的是,我发现维农·曼特菲尔竟然和我们同坐一辆车。维农是我的同学,是个不折不扣的讨厌鬼。我原来还以为,在九月份之前再也不用见到他了。他带了各种各样的糖果到车上,拼了命地往嘴里塞,然后又吐得满地都是。这一幕真可怕,不过没有我即将在“我们想参加”夏令营看到的那幕可怕。
  “我们想参加”夏令营坐落在伊奇古米湖边的松树林里。汽车到达时太阳刚好快要下山了。那大大的橙色圆球快要扑通一声掉到湖水里了。我得说那景象真是太美了。
  管理员和我们在汽车上见面。“我们想参加”夏令营想自命为是一个印第安人营地,所以野营小屋叫做印第安圆锥小屋,管理员称为酋长。
  我暗暗祈祷斯宾塞和我不会与维农在同一个印第安圆锥小屋,可不幸的是,我们都在6号印第安圆锥小屋里。
  一个皮肤深褐色的人朝我们走过来。他手里拿着一块写字板,脖子上挂着个口哨,头上围着印第安人那种有羽毛的头饰。“欢迎来到这里,勇士们,”他说,“我是马文·威克罗斯基酋长,6号印第安圆锥小屋的首领。你们的行李包放好后,就准备到森林里来野餐吧。”
  “森林里有气根毒藤吗?”维农问。“我对气根毒藤过敏很严重。如果在2英里范围内有气根毒藤,就算我没碰到它,我还是得吃些特定的药片。”
  “没有气根毒藤,”马文酋长说,“不过我们有蜂鸟那么大的蚊子。当然,还有响尾蛇。”
  我听得肚子都笑痛了。
  野餐很不错。我们开始的时候,外面已经完全黑了,可以看到萤火虫,听到蟋蟀声。营火噼啪作响。我们用长棍子串起热狗,放在火上烤。我们吃着烤熟的豆子和炸薯条,喝着淡淡的叫虫子汁的水果潘趣酒。
  晚餐结束后所有酋长都讲了怪异的故事。最怪异的故事讲的是一只可怕的动物如何在“我们想参加”夏令营的树林里生活。
  “它浑身都是毛,大约有8英尺高,”维尼·曼库索酋长,8号印第安圆锥小屋的酋长,他说,“它有灰熊那样的脚爪,剑齿虎那样的尖牙,还有一双发红发亮的眼睛。脾气很暴烈,气味像是大热天里的垃圾堆发出来的一样。”
  “它是什么?”我问。
  “没人知道,”维尼酋长说,“有人说是大脚野人,有人说是北美野人,有人说是雪人,还有人说是马文酋长。哈,哈!”
  斯宾塞举起了手。我之前可能没有提到过,斯宾塞很聪明,他的IQ大约有1000。
  “北美野人,大脚野人,雪人,”斯宾塞说,“它们都是同一种动物。许多人认为这种动物是人类和猴子之间的过渡动物。在西藏,人们叫它雪人,在美国的某些地方人们叫它大脚野人,印第安人叫它北美野人。没人知道它是否真的存在。”
  维尼酋长似乎感触很深。“你说得对,斯宾塞,”他说,“谢谢你与我们分享。”
  “有没有人真的看到过这样的动物?”我问。
  “还能活着说这种事的人没有了。”维尼酋长说。
  “什么意思?”我问。
  “我不能说。”维尼酋长说。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