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 傅爱毛

傅爱毛


  刘治邦午睡时做了一个梦,梦见他一边吃着虎家酱牛肉,一边品着上等小茅台,像活神仙一样,甭提有多么受用了。醒来以后,他忽然意识到,自己已经好多年没有品尝过那种美味了。不想起来不说,这一想起来就放不下了,跟害了馋痨病似的,满脑子都是那种鲜嫩的牛肉味,赶也赶不走。他决定立刻就去买,一分钟都不再等了,等下去简直就是折磨和煎熬。拉开抽屉看看,里面有一张五十元的钞票,还有一些零碎的角币。他把五十块钱揣进口袋里,心想:五十块钱虽说买不上小茅台,牛肉还是可以买到一些的。虎家酱牛肉,那可真是难得的好东西哩。
  算一算,他已经八年没有上街买过东西了。不,严格说来应该是将近二十年。先是在副市长的位置上当了十二年的领导,然后又坐了八年的牢。当市长时他根本无需亲自上街购物。一切吃的用的、穿的戴的,甚至房子和轿车都有人专门送到手上,哪里需要他亲自出面买东西呢?在牢里的八年,他倒是想上街购物,但没有那个自由。他的一举一动都受着严格的管制,撒泡尿都有人盯着,不要说逛街了。如今,他终于刑满释放,获得了自由,想去哪里就去哪里了。这是他在坐牢的八年中,每一天都望眼欲穿地盼着的事情。可是,出狱后整整半年的时间,他却一次都不曾迈出过家门,这倒是他自己也始料不及的。从高高在上的市长,变成一个最底层的平头草民,他一时还适应不了这个巨大的落差。
  世事沧桑,真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啊!
  数百万的存款被没收,临近湖边的豪华别墅被没收,位于市中心将近三百平方的复式公寓也被没收。他此刻蜗居的是一套不足六十平的旧房子,而且这房子还是他前妻的。如果不是前妻收留他,他真不知道出狱后到哪里去落脚呢。他入狱以后,他年轻漂亮的后妻没过多久就带着孩子嫁人了。他不怪她。是他先在外面有了情人,伤透了她的心。他知道,即使他不坐牢,他们的婚姻也维系不下去了。情人就更不用说了。自己还没有被正式批捕,只是在“双规”期间,她就望风而逃,远远地躲开了。这他也能理解。树倒猢狲散,这年月,谁都怕惹火烧身。
  他怎么也没有料到,自己最终会沦落到前妻的屋檐下,靠前妻的怜悯讨生存。这世界上,他最对不住的,就是这个女人了。一想到前妻,他心里就堵得慌,像塞着一团乱麻似的。跟前妻结婚时,他才二十多岁,还是个连国家正式编制都没有的民办教师。以他那时的家境和条件,也只能娶老实、木讷、粗笨的前妻做老婆了。结婚后,在他的意识深处,始终是心不甘、意难平。后来,他转了公办,一步一个脚印地进步着。做到交通局长以后,他就毫不犹豫地办了离婚。前妻跟他结婚后,生下了一个患有严重癫痫病的女儿。后来,女儿虽然勉强成了家,过得也不如意。前妻为了照顾患病的女儿,离婚后就没有再嫁人。他在位时,手头宽裕,每年都要拿出一些钱来给她们母女俩作生活补贴。前妻是个勤俭惯了的女人,一分钱恨不得掰成两半来花。自己出事以后,她居然一笔拿出了五万块来替他填窟窿,那是她多年积蓄的全部,都是从牙缝里头省下来的。虽然五万块对他来说只是杯水车薪,但好歹还是派了一些用场的。他估计,往少里说,他后妻和情人手里都能积攒下一百万的私房钱。然而,他出事以后,她们居然连一分都没有拿出来,一个比一个撇得清、躲得远,仿佛与他之间比陌路还要陌路。如果她们各自拿出一百万来替自己填补,他兴许根本坐不了八年的牢。然而,她们都太精明了。哪怕舍出他去被杀头,她们也要保全自己的既得利益。
  所幸,他没有被杀头。他活着出来了。
  活着就得生存,而他已经身无分文,又不愿意去挣钱。不是他懒,是他实在不知道自己还能做什么。在市委做了十二年的“官”,使他完全变成了一个四体不勤、五谷不分,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废人。现在,虽然“落地为民”了,仍然是高不成、低不就,什么营生都做不来,暂时只能依靠前妻微薄的收入过活了。
  前妻劝说过他许多次,让他出去走走、看看,寻找一个谋生的门道。前妻倒也不是怕他闲吃饭,担心的是他这样会闷出病来。他毕竟才五十多岁,后面的路还长着呢,不能就这么一直在家里猫着。他懂得这个道理,可是,却总也没有勇气走出去。
  想当年,作为堂堂的一市之长,那是何等的风光和荣耀啊。电视和报纸上几乎每一天都有他的镜头和消息,他哪一次出现不是前呼后拥、镁光闪烁?无论谁见了他都要前倨后恭、点头哈腰,张罗出满脸甜腻而又巴结的笑容。那笑容如同一条湿漉漉的热毛巾,丰沛温润得能拧得出水来。此一时,彼一时,仿佛一场梦一样,红灯绿酒、富贵荣华在转瞬之间就都成为过去式了。
  他不能想象,经历了八年的牢狱生活,在他从云端坠落尘埃以后的今天,别人将拿怎样的目光看待他。因为畏惧这目光,出狱后他把自己关在小屋里整整半年,过着连耗子都不如的生活。他觉得,这半年的日子比坐牢还要倍受煎熬。坐在牢里是被别人看管着,想出却出不去。知道出不去也就死心踏地、处之若泰了。坐在家里却是被自己看管着,于是,那煎熬和挣扎便是双重的。他渴望外面暖融融的阳光和新鲜的空气,也向往外面烈火烹油般的热闹和喧嚣。然而,在小屋里呆得愈久,他愈没有勇气走出去。于是,就那么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地在屋子里憋闷着,除了抽烟还是抽烟、除了发呆还是发呆。他觉得,自己的每一个细胞仿佛都长了毛、发了霉,快要生出蘑菇来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