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还你一个七马架(中篇小说)


□ 亚庆

  镐头下翻开的第—抔土是黢黑黢黑的,迎着日头闪出油亮亮的光,甚至芳香四溢。再翻下来,一垄是这样,一片都是这样。翻出来一块新地,还想着下一块,荒草下的土地接连翻出几片连在一起,黑色的绸缎在少陵河畔无垠地铺展,已经很壮观了。这样的土地种啥得啥。

  刘矬子把那匹骒马牵到家的时候,天还没黑。太阳卡在屯子西边的五顶山上,被寒风撩起的雪雾半遮半掩,看着很不透露。牵着的这匹马是他打天增泉的集上买来的,价钱挺贵,差不多是他家一年的积攒。牵到马的那一刻,他都觉得自己高人一头了,五顶山周边的占草户哪家有这样的好马,这是一匹驯成的纯种海力马,庄稼地里的活计哪一样都能担得起的宝贝物件。有了这匹马,刘矬子接下来的打算是,把他家的朝向正南的马架子前的院子再向前扩展。刚围院子的时候,刘矬子听从老爹刘大掌的设计,院子南北一丈八,东西三丈六,说是好风水。牵回这匹骒马后,刘矬子感到,院子不够用了,有了一匹马就会有第二匹,他家将来是要拴一挂大车的。有了大车的院子还是得大些,最好能是个四合院。扩展院子的想法还是很容易落地的,土地大得很,想怎么占就怎么占。

  这一年是民国十七年(一九二八年),东北有—个叫做巴彦的地方,涌来了一大批从山东河北等地逃荒而来的关内人。

  刘矬子实在弄不明白巴彦到底算个什么地方,只是感觉还算挺中意。老爹刘大掌说了这样一句话,东倚大山一马平川,山是将军马上鞍。南临大江鱼米之乡,水是状元智慧眼。此地必是安命养人宏愿大遂之处。刘矬子对老爹的风水观深信不疑,决计站下不走。听人说打以前叫呼兰理事同知衙署,后来叫巴彦州,进入民国后又叫巴彦县了。刘矬子跟着父亲刘大掌打关内的德州一路走来,最终在此落下脚步。

  民国年间,由哈尔滨到巴彦有三种走法是便捷的。一是在康金井下火车,经由沈家、四方台、二十八井子、西集厂、陆家大桥等一路向东,到达巴彦县城。二是在兴隆镇下火车,经冯家炉、龙王庙、毛家岭、丁家店等到达巴彦县城。当时的兴隆镇也叫赵湖窝棚,哪一年起始称兴隆镇不详。伪满时期把兴隆镇设为县。第三种走法是在傅家甸上船,沿松花江顺水向东,经老山头、大顶子、白石到陆家大桥下船,再到巴彦城。当时的陆家大桥是少陵河上的小码头,因少陵河水大河宽,尚能行驶大船。不管咋个走法,巴彦是松花江哈尔滨以北很有名声的地方,大批闯关东关里人奔向这里。巴彦的名声较大还因为这里相对开发较早,这以下的木兰、通河、清河、汤原等县都要比这建制晚些。

  刘家出走的原因是德州大乱,阎锡山做了北平和天津的司令,打算把德州也用枪炮打成他的地盘。南方的蒋委员长也在这一年成了国民政府主席,正发兵北上,已经攻占了济南,眼看着打到德州。这一年是龙年,德州却大旱,田里长不出庄稼。父亲绝望地带着一家人长途跋涉途经天津、奉天一路向北。

  经过奉天时,满城传闻张大帅被日本人炸死,奉天城将要落在日本人手里。天冷得让人拗不过,此地依然是一个兵荒马乱的地方。父亲一如出来时逃命似的急急惶惶,带着一家人继续一路北行,在一个叫哈尔滨的地方打了个间歇。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方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方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