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香花墩·三河镇


□ 马 力

香花墩·三河镇
马 力

  马力 北京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高级编辑。八十年代初发表短篇小说《春雪》,走上文学创作之路。诗歌、评论亦有旁骛。后转向散文写作,较专者为风景散文。尽心读写,纵笔记游,尤重风景的人文意义。著有《炼狱和天堂》《旅游漫笔》《鸿影雪痕》《南北行吟》《山水文心》《走遍名山》《走遍名水》《什刹海的心灵游吟》等小说、散文集。荣获国内外各项文学、新闻奖三十余种。
  
  壹
  
  合肥是让水绕着的。香花墩四面全是水。在浮庄的茶室里推开窗子,莲塘的波光就亮亮地闪过来,盈了满眼,不待吟咏的句子跃上心头,江南风味已领受得不浅了。
  昨日的雨,洗亮了河沿的草树。荷叶密密地铺了临岸的一角,南朝诗人“莲香隔浦渡,荷叶满江鲜”一联,正好给了它。花还没有透出消息,娉婷的样子只待性急的人去想呢,湿香里嫣红的艳影,也要迟些给他们看。不怕,日光暖暖,月华凉凉,菡萏的盈盈一笑是迟早的事,色彩逃不走,先驻进心里了。“棹动芙蓉落,船移白鹭飞”,梁简文帝《采莲曲》所歌的诗境,还愁看不到吗?江南的气息蕴积在绿色肢体的每一个细小部分——叶脉和根须,使它们收敛生长的激情,受了催眠一样枕水熟睡,在梦里放任地展开绚丽的想像。窃愿得着几个黄昏,在柳荫翳蔽的河岸放步走。余晖散落一层碎金似的光斑,乱鳞般地随波跳闪,柳丝在水面画着软软的痕。淡红的日影下,河上凫鸳的翎羽、蒲底游鱼的薄鳍,逗着暮色中的清趣,直叫我把斜长的影子映入亮波里去,并且让对面蜀山的黛影接纳我的凝望。此刻光景,同在杭州西子湖上的闲游倒有些相像。
  还要说到浮庄,一是它的清,清莹的水光给他添媚;二是它的静,静谧的空气为它增幽,仿佛在旧家荒圃上新造的梦巢,又如飘在水上的一片云,会叫不安分的风诱走。满河浮着香。温飞卿的《花间集》里有两句词说:“一夜西风送雨来,粉痕零落愁红浅。”我现在引它在这里,正是把一番古来的诗意给了这条河。微柔的风下,有这座小筑在,值得悠悠做起移居河上的酣梦了。
  包河初给我的印象,写在纸上,便是这样的几句。到底轻浅了些,只能以“如烟”来形容它的不着斤两,怕是连包公的袍袖也挂不上一丝。
  人生的价值,要以历史来做衡估的参照。包公是担载着道义重量的符号,在史程的演进中,一则以法,一则以德,均未失去统治力。对于形而上的一切,时间见证了淬炼的过程。到了现今,他的言与行,在广泛的观念认定中,仍然具有民间存在的基础。喻其为河墩上不肯凋残的春草夏花,也是合适的。
  戏曲小说让包公的生命在百姓中延续。他任过端州知州、开封知府,两地也造起楼台,将这位清官祭奠如神。端州的那一处,完全照着庙宇的法式营造,精整而森严,不像开封的包公祠,莲池映日,碧草掩阶,带些家院气,和这里真有布置上的相近,只嫌局促了些。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