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二十世纪四十年代沦陷区乡土小说主题与民俗意义


□ 张 永

内容提要在“沦陷区”恶劣的文化生态中,大多数乡土作家在“言”与“不言”的两难困境中依然坚守自己的历史责任,他们在揭示民间精神和民族道义的同时,冷静理性地审视乡土世界,表达自己丰富的“现代胸臆”。同时也应该看到,虽然一些沦陷区作家作品流露出了比较浓重、消极的唯美主义、色情和宗教的意识,但仍然具有不可或缺的文学史意义。
关键词沦陷区乡土小说民俗

作为20世纪“40年代文学”的特殊现象,沦陷区文学在与中国文学现代性传统保持精神联系的同时,自然也带有那个特定时代的印迹。其中,沦陷区乡土小说丰富的民俗描写,在表达作品主题和作家现代意识方面发挥了独特作用。

一、民俗群体:强悍生命力的张扬

沦陷区乡土小说一个最基本的主题取向是对民俗群体生命力的张扬。在各种民俗群体中,“地之子”的生命力最为朴素也最为顽强。东北沦陷区“第一篇乡土文学作品”《山丁花》就塑造了原始质朴的农民形象。其他如谷正櫆的《大草原》、郭朋的《高原上》以及袁犀的《风雪》等小说,都充满对农民野性生命力的迷恋。沙里在小说《土》里说:“他们知道他们生命的旺盛,是要靠着那一身强壮的筋骨,来年年翻弄土块,把汗滴进土里,然后再从土里找出他们要吃的、要用的东西来,他们更知道这些东西并未生在他们的身边,而更须跋涉过高山……”上官筝把这些“为生活挣扎,为争求生存的延续,不惜一切牺牲”的人们,誉为“中国民族的灵魂的所在”,是“中国民族的真正的代表人”
端木蕻良在他的小说《海港复仇记》里说:“海上人家也和陆地上一样。春天下种,夏天收秧,冬天收篷。”“海之子”也走进了沦陷区作家的创作视野。作为人格的对象化存在,大海被赋予了深刻的象征意味。潜羽的《海和他的子女们》再现了渔民强悍的生命力。小说在浓郁的民俗氛围中展开“海和他的子女们”精神史的叙述和追寻。在蒲村、辛庄为了“一片无边的丰饶的黑土”而长期冲突的家族史的叙述中,穿插主人公大漠与青霞的情感纠葛。虽是一对相亲相爱的恋人,可“为了祖宗的缘故”,他们相互搏杀。爱情的悲剧性衬托出家族利益的神圣性。正如小说人物所说的:“背着的债要还清,即使是血债也罢……别忘记这海,她养育了我们,要学她的阔大。”文本里“羊索”这一角色既充当了家族史的叙述者,也是具有“海滨民族倔强的气质”,懂得“生活的意义是勇敢”的“硬汉性格”的承继者,同时又是一位渴望“要活得更好些”的理想主义者。小说在家族苦难史的叙述中表现出浓烈的家园意识和民族情绪。
《海和她的子女们》在刻画人物性格时尤为关注其精神状态。没有理性的牵引,人物刚毅的性格是不会上升为坚定的意志与信念的。对民间人物的文学想象在关永吉《风网船》中再一次得到充分展示。民间性格正是在三角淀的恶劣气候以及独特民俗环境中孕育的。变幻莫测的三角淀、诡谲神秘的季风,象征现实世界的混乱与无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文艺研究》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文艺研究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