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完整的印象


□ 黄培宗(壮族)

◎ 黄培宗 (壮族)

思宁县有个街心公园,是老年人活动中心,每天有上千老人在这里活动。当然多数老人,现在无论是玩扑克还是打麻将都是赌钱,也有部分是买卖六合彩资料。整个公园赌风很盛,坚持不赌的只有几个人,他们大多坐在一个有点文化色彩的高大的花瓶下。七十八岁的老作家路大山就是这几个不赌钱的人中的一个。他们用聊天来打发平淡的日子。

一天下午,路大山在这里邂逅了一个人,于是就有了这篇故事。

“恩师,在这里遇见你,我真高兴!”

这些年路大山听到别人叫他恩师的机会不多,他认真地看了看面前的这个人,仔细辨认后,终于认出了他:“江万林,是你啊,你也有时间来这里消遣?”

“我现在被闲挂起来了。”江万林说,“恩师,今天是个好机会,请您不要拒绝我的邀请,我们去喝两杯。”

“我从来不喜欢喝酒。”路大山说。

“今天一定要喝,不能喝多,就喝少点。我之所以能成为全国劳动模范,之所以成为全国的造林英雄,之所以能当上国家干部,之所以能当上副乡长,都是恩师您给的,您今天就让我了却一桩心愿吧!”江万林说。话语中给人动情的感觉。

路大山没有找到拒绝的理由,人老了,心态平和了,拒绝别人的好意好像对不起人家。

但是他还是说:“我看还是免了吧。”

江万林说:“您不去,那就是看不起我。”

路大山只好说:“那去吧。”

路大山之所以这样说,生发于他的好奇心。他虽然已经近十年不写东西了,但是作家所具有的好奇心还在。作家有两样东西与常人不同,一个是好奇心特强,一个是洞察力特强。因为江万林过分的热情,让这两样东西在路大山的大脑里蠢蠢欲动。“也许,一个意外的故事就这样发生了。”路大山对自己说。

路大山掏出手机,给家中的妻子打了一个电话。

“阿翠,我在街心公园被人绑架了,不回去吃晚饭了。”

“什么人这样胆大包天,大白天敢在街心公园绑架人?”

“我不想去,他非要我去不可,不是绑架是什么?是一个乡镇领导,说是要报答我的恩情。”

“是不是最近家里饭菜不合口味,你又编造的理由吧?”

路大山跟妻子说这些话,本来是想找借口再次推脱,但是他看看江万林,他的态度木然,没有插嘴。他只好关机。

江万林表面上是扶着老人,其实是怕路大山走脱,因为他紧紧握着路大山的手。

一股汗臭味从江万林身上袭来,路大山恶心,就说:“你放开我,我跟你去就是了。”

两人拉开了距离,路大山开始审视江万林的衣着,似乎想从中找出他过度热情的答案。

江万林只有一米五的个子,头发浓密乌黑,整整齐齐往上梳,宽脸膛,脸皮白,上身穿一件银灰色的夹克,下身是一条黑色的西裤,脚穿红色的皮鞋,但是赤脚穿的。

“粗看,像个领导。认真看,又像个街头小混混。不伦不类。”路大山在心里说。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