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老街情


□ 蓝红梅

  我从来没有想过这一条古老的小巷在地图上叫什么名字;也从没去调查过这条幽深的小巷确切的起点和终点在何处;但我知道这是壮乡人民生活的真实写照,也是壮乡历史的一部分。我和几十万忻城人民一样,亲切地称之为“老街”。
  每逢春天,江南那特有的绵延细雨总是将老街笼罩在一层白茫茫的烟雾之中。撑把小伞,踏上湿润的石板路,漫步在这细雨中,总能体会到江南壮乡那如画的风情。
  石板路两边那高高矮矮的一排排房屋,总是靠得那么近,一开门就能看见对门的邻居面对大门半躺小憩着,晃过了多少个春夏秋冬的竹椅又在吱吱地摇着,伴着淅淅的雨声,像在奏响一支民谣。
  老街居民的大门从早到晚都是开着的,远方的客人有啥事都可以到门口招呼一声,你会看见赤着小脚的老妈子或是放下报纸的老公公热情地出来帮助你,或给你倒杯茶,端碗香甜的珍珠糯玉米粥,能让你在异乡仍能感到家的温暖。
  老街的居民似乎都起得非常早,当东方刚出现鱼肚白,似远似近的鸡鸣声不断响起,寂静的老街开始慢慢地热闹起来,猪叫声、水桶声、车铃声,还有互相打招呼的乡音渐渐串成一片,回荡在老街的每个地方,勤劳的壮乡人又开始他们忙碌的一天。
  顺着石板路走着,在老街这条狭长的即将破晓的天空下,身边不时走过一两个人,有的穿着短裤、背心在晨跑,有的挑着青菜、豆腐向市场走去;有的推着小车边卖着早餐:而有的正送孩子上学去。一切都是那么的安祥、平静。
  夏天的到来,使老街成了避暑胜地。树荫下,屋子前,几个鹤发童颜的老头儿端着砂壶,拿着蒲扇,聚在一块,摆上象棋,或掏出扑克,兴致勃勃地玩了起来,时不时抿上一口清香的金银花茶,拿起扇子扇一扇,好不惬意。而老妈子们呢,也三三两两地坐到一块,在年纪较大的带领下,一同唱起了壮族山歌,听着那整齐押韵,爽朗质朴的山歌,仿佛使人来到了三月三的歌赛场,余音绕耳,绵延不绝。
  稍一抬头,便望见了老街后面的翠屏山。翠屏山上四季长青,郁郁葱葱,尤如一道绿色屏障。山上景色优美,繁花争奇斗艳,老街人常以此为豪,而游客对此也称赞不已。
  上世纪三十年代,任当时忻城县县令的桂林郡人谢劭安在调走时曾留下一首《赠友人》诗,流露出依依的惜别之情:“铁雨金风际,顿教息存肩;五秩情缱绻,一别意缠绵;互爱坐无迹;讴思或有缘;翠屏山色好,窃视永鲜妍。”
  翠屏山之下,便是被誉为“壮乡故宫”的土司建筑遗址——莫氏土司衙署。
  漫步在古香古色的殿堂里,那些镂空雕花与民族特色的浮雕图案,还有精致的屋脊翘角和许许多多珍贵的文物,会让你赏心悦目。据说有“江南才子”之誉的清末桂中人郑小谷,在游历了忻城后,写下了《登翠屏山偶赋》,还为土司写下一幅对联:“守斯土莅斯民十六堡群黎谁非赤子;辟其疆利其赋三百里区域尽隶王封”。现在这幅对联依然保存完好,悬挂在衙署大门两侧。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麒麟》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麒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