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蝴蝶的尖叫


□ 齐 红

  以1970年为界,在这个时期及以后出生的女性写作者,我们一度命名为“70后”女作家,虽然这个概念像任何一个以出生年代作为文学界定方式的概念一样,经不起严格意义上的推敲,但是这个概念里包含的关于写作、关于经验的共性,以及这种界定为研究带来的便利(至少是言辞上的概括力及简洁意味)使得我个人仍然非常乐意使用这样一个概念来完成我对一个群体的论述。
  从20世纪90年代开始逐渐在文坛上活跃起来的“70后”女作家群体里包含着这样一些名字:周洁茹、卫慧、棉棉、金仁顺、朱文颖、戴来、魏微、阿美、尹丽川、童月、盛可以……这一长串的名字证明着这个群体规模的庞大。而且,每一个名字背后都闪烁着一张亮丽的面孔,以至于这个群体的命名中一度被加入了一个形容词,叫做“70后”美女作家,这个吸引眼球的命名遭遇了很多当事人的反对与抗议,但同样也有一些美女作家们在这样的称谓中自得其乐,且成功地运用了这个命名所带来的商业效应。
  《作家》1998年第7期开设专辑,“70后”美女作家们以图片和文字的方式同时登场,那一期的《作家》杂志简直成了美女作家们的个人相册;1999年,《芙蓉》开辟专栏,“70后”拥有了一个可以展览自己的集中场地。虽然后者展示的不仅仅只是女作家,但是毫无疑问,女作家的队伍之壮大、创作数量之可观使得《芙蓉》的“70后”作品展为这个新生作家群的“阴盛阳衰”作了最好的注解。
  同样是因为队伍的庞大,“70后”女作家们的写作也就呈现出各不相同的意味。但在阅览了绝大部分的作品之后,我觉得在“各不相同”之中我们可以分流出两大倾向对她们进行概括,一种倾向是以相对冷面、理性的方式对女性生存、世事人心、以及故事叙述作出个人的处理的,譬如戴来、朱文颖、金仁顺、魏微、尹丽川等,另一种倾向则相反,是以更为感性、尖利、甚至带有狂欢意味的经验呈现、情绪表达作为小说的主动脉,文本的锋利性、刺激感本身就是她们追求的一种冲击效果,譬如棉棉、卫慧、盛可以等,而有的作家则呈现出两面性,像周洁茹,她的一些作品节制而理性,如《长袖善舞》,而另一些作品却感性十足,像《小妖的网》。
  我想用三篇论文对“70”后女作家写作的这两种倾向及其所呈现的历史意味给予一次全面的梳理。本文是对第二种倾向的言说与阐释:卫慧、棉棉、盛可以,包括作为“下半身”诗歌成员的尹丽川,曾在网上掀起狂澜的木子美(不是“作家”,而是“写手”)们,她们的作品总是让我想起卫慧的那篇小说:“蝴蝶的尖叫”——这些文字犹如色彩斑斓的蝴蝶在旷野之中飞舞,带着自由而堕落的气息,那翅膀的扇动本身即是欲望的一种叫喊。
  写作:行为彰显理念
  在“70后”女作家偏于感性的这部分人里,往往与她们的名字胶着在一起出现的不仅仅是文学事件,还有一些行为性较强的文化事件——这样一来,她们的“作家”身份既体现着“写作”的内涵,又裹挟着许多与写作无关的成分,而这些行为在很大程度上传递着有关她们的生存理念和写作理念的信息。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方文坛》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方文坛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