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看黄沙的小屋


□ 许侃

  大雪覆盖了江边堆场上的黄沙,看黄沙的小屋好像雪地里冒出来的一朵蘑菇。下了雪,天地显得更宁静,空气里有一种碰鼻子的凛冽寒意。挖沙船全都不知道躲哪儿去了,只有一艘万吨级油轮停泊在码头上,在看黄沙的小屋衬托下,显得极其高大伟岸。

  一条黄狗跷起后脚,在小屋前的雪地上浇了一泡尿。随着“吱呀”一声门响,走出了看黄沙的老黄头。老黄头是一个高个子老头,长条脸,红鼻子,眼袋像水泡眼金鱼的泡子似的。他戴一顶败色的棉军帽,帽耳朵在半空中耷拉着.两手各提一只空暖壶,迈着小心翼翼的步子朝码头上走来。

  “又来了!”站在油轮上值班的水手毕凡有点儿厌恶地想。从前对这老头的好感已经荡然无存。他走下甲板来到舷梯前,揿下一个方盒中间的红色按钮,把连接囤船与甲板的舷梯吊了起来。舷梯的底端贴着船壁缓缓升高,毕凡的良心深处隐约闪过一个少女的倩影,好像一头小鹿闪过林间空地。一阵透心的寒气让他打了个觳觫。

  老黄头上了码头栈桥,回头喝退了跟着他的黄狗。走到囤船的天篷下,跺了跺脚上的雪,把两只暖壶交给一只手.腾出另一只手来准备去扶舷梯的护栏。抬眼张望,才发现舷梯高高地吊在了半空中。

  老黄头一下子凝重起来,原本萧索的神色显出一丝悲凉。他木然地站在舷梯下,对着十来米高的船壁呆呆地仰望了一会儿,心思这舷梯为何事要吊上去呢?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喊一嗓子。

  说起来,老黄头是这条油轮上所有船员的熟人。他常到船上来打开水,看电视,和船员们都混熟了。这条油轮航线固定,一个航次七天左右,开船的时间来回还不到两天,剩下的日子有一大半是靠在这个码头上卸油,另一小半是到仪征油港装油。装油比卸油快。老黄头跟船员们拉上交情,大大方便了自己的生活,也给船员们带去快乐。

  老黄头是一个有趣的人。他到油轮上来,打走了白开水,留下了黄段子。船员中间当然也有能说会侃的.可是老黄头的机智谈吐把他们全盖了。他时常灌满暖壶,并不急着下船,而是坐在电视间抽他的烟斗。电视前总围着不少船员,银屏上播什么并不重要,聚在一起调嘴磨牙瞎开心才是主题。

  机匠计歪子说:“老黄头,你知道什么叫找锚眼吗?”

  老黄头故作天真地想了想,说:“下锚还能找到眼吗?”

  船员们放肆地哈哈大笑起来。毕凡是河船驾驶专业的毕业生,却没有听说过“找锚眼”这一术语,不由得疑惑道:“找锚眼?我怎么没有听说过找什么锚眼?”

  这一下,船员们笑得更厉害了,淫荡的笑声几乎能把顶篷掀了去。老黄头从笑声中明白了“找锚眼”的真正意思.他像小品演员那样把脸上的赘肉挂下来,摆出一副受了委屈的老狗才有的表情,说:“计歪子,找锚眼并不可笑。我说一个笑话——”

  笑声立时矮下去,老黄头的声音浮起来,老黄头的故事随着他的话声.像画般地一一展现出来,水手们开心极了,哈哈哈哈,爆发出掀篷的大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东文学·下半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