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王小白的杭州生活


□ 马 叙

  火车与我比庸俗,半道上加水,卖快餐。
  看够对面的女人,我还要再去看你
  你要做好迎接我的准备。
  但是,我对你有愧疚——
  来的我只有半个,还有半个丢失在了铁路边的道班房旁!
  ——王小白《是谁这么热爱俗世事物》
  一
  王小白是半个诗人兼半个经营电器的商人。
  王小白高中毕业在家,写诗,然后随大流做电器业务,做了两年,到了复旦大学作家班读书,出来后再接着写诗,再做电器业务。后来是做着电器业务的时候同时写诗,写诗的时候同时做着电器业务。王小自在苏州与杭州共待了五年,苏州三年,杭州两年。他从杭州归来时,找到了我,说,我想想还是回来做点事,可是事好像已经不再像过去那么好做了,但是还是想做点与文化有关的事。我说,苏州杭州不好嘛,怎么想到要回到这么个小地方来啊。王小白对我说了他在这两个地方的感受。苏州过于潮湿,杭州过于温情。我不知道他为什么对这两个地方会有这种不爽的感受。但是,在我感觉中,王小白已经是五年之后的王小白,也就是说,他再也回不到五年之前的那个王小白了。不知怎么的,我总是隐隐感到他身上有种很深的苏杭印记。
  回来之后的王小白待着不做事,其实他压根就是一副不再想做事的样子。王小白三十五岁,回来时还单身一人。我感觉他是一个放浪形骸的人。他说是在苏州杭州做的是电器商务,但是看上去却根本不是做电器商务的人,倒是像是一个积极参与文化及诗歌事务的人。他的大学中文作家班学历对做电器业务没一点好处,他也对我说过他在苏杭时,只是做了一点点的业务,但是这一点点的业务已经足够他在那边花天酒地的花销了。因此他也很满足于这一点点的业务。当然,他也确实在这两地参与了许多的文学活动,因为他也写诗,他那时倒是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写诗上,虽然他的诗只是写得一般。他在苏杭时,与我也一直有着联系,我也因此知道他的一些情况。
  那么他回来到底要做什么事呢?这至少对我来说还是个谜。
  过了几天,有一个活动,是几个与文化有点瓜葛的人的活动,但并不是文化主题的活动,只仅仅是出去走走而已。这次去的地方是泰顺县的廊桥。那个地方叫泗溪镇。一共五男三女。对这种活动,我是没有任何野心的,就是看看而已。我是在泰顺待过许多年的人,我对那里很熟悉,因此也提不起多大的兴趣,只是领着这么一拨人去看看廊桥。三个女人分别是来自机关的吕蓝、从事绘画的夏银白、写诗的黄莲莲,她们三个是本地相互关系最密切的三个女性。五个男人除了我与王小白,其余的三人是做电器的王码汉、写小说的张开联、写诗的陈旧。五个男人平时都是松散型的关系,远不如三个女性之间的相互关系。
  王小白在这个活动中成了八个人的中心人物,一是他能说会道;二是他肯花钱,三是他往往能够直达羞耻深处。而且很快地就有了一个对应的女人跟在了他的屁股后面,这个女人是吕蓝。吕蓝平时在机关时间待长了,有点内向,但是一出来。就可以看出她是很高兴的。本来王小白是要给吕蓝谈诗的,但是吕蓝说,我不懂诗你不要给我谈诗。这样王小白就不再在公开场合谈诗,而且还要揶揄一下诗歌。王小白说,诗是什么,诗只不过是意淫的产物罢了,因此写诗的人往往都酸相十足。王小白这样一说,黄莲莲就不高兴了,说,你算老几,怎么也轮不到你王小白来糟践诗歌。黄莲莲越是这样说,王小白越是高兴。黄莲莲是本地唯一一个参加过诗刊青春诗会的人。王小白说,在苏州时,我把自己的诗稿贴到厕所的墙壁上,就算是发表了。吕蓝说,你这样还怎么会去做电器商务呢,真是不可想象。王小白一听吕蓝说出这种无知的话来,又是一阵高兴,说,做电器难道比写诗难?只要谈业务时不说瘟话,不说自己是诗人,业务做起来是根本不难的。吕蓝说,看你也没赚多少钱,人却这么地横。王小白说,是啊是啊,我会多赚钱嘛,我是不去多赚钱的,但是我比一般的人有钱得多,这对我来说已经足够了。王小白的实在与放浪并行,使得吕蓝很快地对王小白的感觉就上升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