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太阳真好(小说)


□ 少梅

  文I少梅

  雾如牛乳一般清新而黏稠。

  门因为雾的封锁似乎重了许多,牛玉琴推开它,一团雾贼一样溜了进来,却不料与牛玉琴撞了个满怀,雾赶快加紧脚步溜走,牛玉琴一步跨出了门槛。

  华老五听到动静赶紧爬起来。昨晚炕凉,把华老五弄得有些腰疼,不过也怨不了炕,这秋风一刮起来,他的腰病就犯。华老五顾不上他的腰,忙不迭地跟着牛玉琴跨进了雾里。

  华老五在雾里喊,玉琴,你上哪去?

  雾里传来牛玉琴的声音,割地去。

  华老五看不见牛玉琴的身影,追着声音想跑过去,可是腰却疼得他迈不了大步。华老五只好对着雾里的声音说,你回来—一可是没等他把话说完,雾好像替牛玉琴封了他的嘴,他知道再喊也喊不回牛玉琴。

  西屋的窗帘拉得死死的,门落了锁,华老五心里生气也不敢言语。老伴儿牛玉琴从城里回来后就一个人跑到西屋住,跟他闹起了分居。华老五不敢多嘴,夜夜观察西屋的动静,可他啥也看不到,因为一到晚间牛玉琴就把窗帘撂得死死的。只有一点华老五清楚,那就是西屋的灯夜夜亮到半夜才熄,不知道这老婆子在屋里千啥。

  华老五叹口气回到东屋,一看墙上的钟,才五点一刻,再睡下已经不可能了,他就琢磨着千点啥。他想起来秋菜还没收呢,就到仓房里拿出一把铁锹钻进了房前的菜园子里。他准备先把地瓜收了,可刚一猫腰拽地瓜秧,他的腰就针扎似的疼。他又去挖大萝卜,可是铁锹刚一杵到地里,腰却怎么也使不上劲,他气得把锹扔到菜地里,叹息了一声。

  华老五转到柴禾垛拽了捆稻草,菜收不成他琢磨着给牛玉琴弄点早饭吃,让她回来就能吃着热乎饭。自从秋收,家里地里的活都是牛玉琴一个人千,给她做点饭也算帮了她一把。

  华老五准备做小米粥,粥里加两个红皮鸡蛋。几把稻草下去,灶膛里爆出了哔哔叭叭的火花,火舌猛烈地舔了几下锅底,锅沿上冒出了如窗外浓雾般的水气。

  锅开后,华老五直奔他们家装衣服的旧炕琴,它早已褪了色,但柜门上烙的“花开富贵” “喜鹊登梅”的画依然透着喜庆。华老五把炕琴打开,一个硕大浑圆的包袱皮球样落在眼前,那里装着一家人的新棉衣。每年上秋牛玉琴都给一家人做新棉衣,华老五、大儿子斧头、小儿子华犁、小儿媳翠柳、大媳妇秀巧、孙女小铃铛,一老一小做全身的,年轻人现在时兴穿毛衫,牛玉琴就只给儿子媳妇们做棉裤。她认老理,相信只有棉花絮的棉衣才暖和。除此之外,牛玉琴每年都给一家人做棉鞋,秋天的太阳刚一爽脸,她就找出旧衣服拆拆洗洗打袼褙,然后衲鞋底絮棉花剪呢子面的鞋面,做出来的千层底棉鞋又结实又暖和。望着这一包棉衣,华老五不免有些伤心,今年是有棉衣穿了,可是棉鞋怕是穿不上了。

  正当他愣神的时候,忽然听到玻璃窗被敲得砰砰响,他回头一看,小儿子华犁的脑袋从雾里探出来,正贴在玻璃窗上。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