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小说四题


□ 刘丽君




菊下岗了。厂里利索,一张红纸往墙上一贴就把菊贴回了家。
菊心想,当初从农村进城得到这份工作,前后折腾了大半年。如今厂里不要你,动作咋就那么快?
菊最难过的是,混到这步田地,人横竖还得活着,可这怎么向村里人和亲戚朋友交待?
当初随老公农转非进城,把农村那间小瓦房也卖掉了,两口子带着儿子一心奔城里的幸福生活,村里人羡慕得眼都直了。特别是那些小媳妇,总对自己男人夸菊的老公有本事,能把菊从农村弄到城里。然后叹气说,唉!还是菊有福气。菊回想起这些,心里觉得酸酸的。
两年前,老公得了一场病,说走就走了。菊哭得死去活来,她来到这个城市还没扎稳根老公就走了,她不知这往后的日子该怎么过?
后来与儿子相依为命,她在儿子身上看到了老公的影子,儿子就是她的全部,就是她的希望。她从此只有一个心愿:再苦再累也要把儿了哺育成人。
儿子养得又粗又壮,可菊自己瘦得像根枯草。四百元工资,每月给上学的儿子寄三百元,剩下一百元算是自己的生活费。现在下岗了,家里没有半点积蓄,靠那点城市最低生活保障金,母子俩勉强度日还可以,可儿子的学费怎么办?
那天,菊在街上帮人擦皮鞋,正巧遇上了初中同学阿宽。阿宽喊菊时,菊有点不知所措,脸色绯红。阿宽说,你怎么在城里干这个?菊尴尬地说,下岗了,没找着别的事,擦几天皮鞋,省得闲着。阿宽爽朗一笑说,别干这个,跟我干得了。我在跑运输,给城里菜市场运蔬菜,你到时候帮忙过过称,一天给你二十,比你干这个强。菊说,那行吗?阿宽说,咋不行,到时候上你家给碗水喝就行了。
就这样,菊跟阿宽干起了运输蔬菜的生意,收入也不错。每次阿宽给她发钱,她都说自己多拿了不好意思,要拿出百十元给阿宽买点东西。
阿宽还是上学时的老样子,朴实,爽快。菊觉得阿宽帮了自己的大忙,也经常请阿宽上家里吃顿便饭。菊那天喝了点酒便说,阿宽,世上的人都在变,就你没变。阿宽说,不是我没变,菊,是你没变。实话对你说,当初我老婆嫌我穷,跟别人跑了的时候,我杀人的心都有。我恨过所有女人,为报复女人,我泡过小姐,又把她扔掉。女人不是爱钱吗?我阿宽现在有…有…钱了。阿宽那天也喝多了。
从那以后,菊单独和阿宽在一起时就有点不自在。阿宽总问,菊,我那天酒喝多了,没有违法乱纪吧?菊淡淡一笑说,怎么会呢?
菊那天把阿宽扶上床时,心里说不上是什么滋味。阿宽壮实的手臂搭在她瘦弱的肩头时,她顿时感到心里暖暖的。她把阿宽放在床上,正想起身帮阿宽脱鞋,阿宽有力的手一把抓住了她。她没站稳,一下倒在阿宽的怀里。阿宽醉醉地说,菊,别走开。阿宽说完便睡着了。菊静静地躺在阿宽的怀里,情不自禁搂紧了阿宽。这时,客厅的时钟敲响十二点。菊猛地想起了自己死去的老公。她又跑到客厅望着老公的遗像哭泣起来。阿宽在床上打着呼噜,菊在客厅的沙发上坐了一夜。......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