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啊,火鸡


□ 少木森

秋天的冷意抽打在脸上,像鞭子。我抬头望天,天空很大很空旷,尽管四周山叠着山,山连着山,山围着山。
一片树叶飘然而下,正好落在我头上。这样巧的事自然不止一次了,有时候落下来的是鸟粪,你说倒霉不倒霉?!那树叶很捣蛋,我头一甩,它哧溜一下插入我后脑的衣领。我伸出一手捉拿枯叶,狠劲把它揉成一团。这树叶可真讨厌,淡漠地生长着,淡漠地飘落着,并不关心有人没人经过,该飘落时就飘落!我确信,枯叶比我幸福,它不用为飘落而苦恼,不用计较生命周期是否进入了低潮,更不需要按谁谁的指示精神来决定生长着还是飘落着。枯叶团子在我手中渐渐被揉成碎沫,渐渐从指缝里脱出,飘零于路边。
不行,我得赶路了!我们这个家乡,叫古锁乡,算一个小小的行政乡,但毕竟是山区乡镇,人口虽不多,地域却不小啊。我到这里采草药,离家已经很远了,等会儿,摩托车还得开快点,不然天黑前到不了家!我这破嘉陵烟大声音也大,突突突的,震得山乡天空都发抖着似的,但听惯了,听麻木了,我只觉得它像人的懒洋洋的哈欠,使人头昏,想睡。也许真该早点回家,躺在床上,蒙着被子呼呼睡上几天。可是,见他妈的鬼,冥冥中似有一股力量、一种诱惑拖着我,我又拐上一条与家方向相反的山间公路了,我又要去竹庆火鸡养殖场了。那一个竹庆火鸡养殖场,这几天实在是让我魂萦梦绕。
“咯咯咯——”
这是火鸡的鸣叫声。对这种抗议似的鸣声,我已变得异常敏感。好像它们就是点燃的导火索,随时都会引爆我的心。到了西园村头,停下车,四处看看。修竹、绿草、紫花环绕着土灰色或白色的平房或二三屋楼房,还是有一点儿世外桃源的味道。中学上地理时就懂得山河秀丽啰。一点不假。我们这经济落后的山乡,也有她自己的一种美。竹庆鸡场是一个很典型的二进式平房,后面是鸡场主体,多数的鸡就圈养在那儿;前排是主人的住房,房前有一个很大的土场,只有散养的几只家鸡或火鸡。这个时候,土场上有一对火鸡在散步,很有人情味。我和小倩也是这样散步的,款款而来款款而去。
今天天气不错,金色的阳光照耀着褐色的土场,地上有不少矮草点缀着,像一块极其华丽高雅的地毯。这种地毯我当然只在电影电视里见过,要能在上面踩一踩,一定会舍不得洗脚的。不料那对火鸡没有我俗气,它们对地毯可没有那么在意,只顾自个儿不时“腾”地一声飞跑几步,发出“咕咕”叫声,一步步跨出地毯,双双走向深草丛。
我架好车,习惯性地伸手去摸腰间的竹笛,摸了个空。我们这一带兽医下村巡回都以笛声为号,但我今天是采草药不是出诊,没带上油亮亮的竹笛呀!
“呜——呜——”好像有一种悲凉呜咽的笛声飘来?再细听,是的,有一种悲凉呜咽的笛声飘来!老远就能听出那是老兽医吴平的笛音。其他兽医吹的是竹笛,“嘟——嘟——”清脆悦耳,只有吴平老头吹的是古铜管,低沉,阴冷,呜呜咽咽的,真难听。他还以为这是什么做派呢。悲剧。我笑话他,同行笑话他,他却当着你的面用一块同样也是老面孔的黑色缎子拭擦它,擦得铜光闪闪的,然后像举着奥运会奖杯似的说:“年轻轻的懂什么!我过的桥比你走的路还多。”好啊!你过你的桥去吧,不许你走路!我可以不过桥的,如今有的是船。当然,这是玩笑话,我想对吴平说的是:年龄的积累可能也是智慧的积累,但不是绝对的,蠢到老蠢到死的人也不会少啊!从土场拐角处过来一辆摩托,也是突突突叫着的嘉陵,但根本就不是吴平,也没有什么笛音。真是白日见鬼了!
吴平老头是不是有点鬼气了?幽灵般地缠上我。我疑神疑鬼的,有些怕他。唉!当今社会,朗朗乾坤,谁怕谁的?!活活见了鬼啦!何况那是个不起眼的老头,50多岁,扁平的鼻子加上额上那麻密的皱纹,显得可笑,整天还穿着中山装,更显得滑稽。
火鸡又咯咯叫唤起来了。这只火鸡是有些可爱的,黑里间白的羽毛,修长的腿,桃花扇般的翅膀……我很想拥抱它。这欲望真叫要命,一旦产生就难以躯散,就像我要拥抱小倩一样!退一步说,拥抱就拥抱嘛,干啥要驱散这欲望呢?火鸡其实都是很可爱的,我拥抱过许多火鸡,它们有点儿灵性,知道你喜欢它,给你的就是一种温顺和亲切……不过,我现在还真的不敢拥抱它!因为,因为怕传染啊!
前几年倒没有听说这鸡瘟还会传染给人,所以我才大胆地盯上了“鸡瘟防治”这世界性难题。当时,吴平骂我:你发昏!凭你也能搞什么名堂出来吗?那还什么世界难题?!我没有顶嘴,但心底说:我是发昏!年轻人不发点昏,谁来发昏。我知道,改革开放很好啊!就连鸡的品种不知就多了多少,德国罗曼褐、法国伊莎褐、美国迪卡·沃伦、加拿大星杂288等等,都来我们这山区落户了。但开放时病毒也趁隙而入了,欧洲鸡瘟就夺去了多少快到口的美味啊!鸡瘟来了,总得有人去治去防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就这个理儿。再说,这年头是市场经济,市场有什么需要,就有什么人去为之“发昏”,成功了,真金白银大大的!不成功(呸,别倒霉自己)呢?倒腾几下,弄不好也吸引人家注意,混个脸熟,也成个资深兽医什么的,谁说得准呢?我不能像你啊,吴老儿,你有一把年龄,已经是资深兽医了,你医死什么牛驴猪羊,没有太多人怀疑你的医术,要是治好几只狗呀猫呀,马上有人说生姜还是老的辣,老兽医有分量啊!其实,我最知道你了,一遇鸡瘟,你脖子一缩,往回就走。那神态,绝啦!真像一个瘟鸡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