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年差点毁路遥


□ 周昌义

  作者简介:周昌义,《当代》编辑,参与创作《警告中国人》、《周洪说话》等系列丛书,参与编辑《尘埃落定》、《国画》、《沧浪之水》、《白豆》、《英格力士》、《藏獒》等长篇小说
  
  老周:刚才一通题外话,算是开场白,现在言归正传。
  小王:好。周老师答应接见以后,小王做过一些功课。周老师85年进《当代》,如今已经22年,是《当代》现役编辑中编龄最长资格最老威信最……
  老周:打住,别让周老师起鸡皮疙瘩。先约法三章,你还是用你们这一代人最擅长的口气说话。玩世不恭,不屑一顾,都行。就别学着世故,别装。因为你内心没那份敬仰,装不像。说到我,说优雅点,是资深编辑;说通俗点,也就是编辑老油子。
  小王:总之是一个呼风唤雨的大腕,要捧一个作家容易,要毁一个作家,也容易。
  老周:那不是老编辑,那是老妖怪。其实,更多人的眼中,文坛是一个江湖,有几大门派。《当代》叫做“现实门”,我算是“现实门”长老。其实在我的眼中,文学更像是佛,文坛就是佛门,《当代》就是一大佛教名山名寺。
  小王:太神圣了吧?
  老周:说到佛,不一定就神圣。要说神圣,是作家,他们才是像寺庙里的菩萨。
  小王:周老师呢?是寺庙里的住持,方丈?
  老周:主编才是方丈。我也就一个小和尚。
  小王:应该是老和尚。不对,应该是佛门高僧。
  老周:我们的工作,就是把菩萨供起来,有了尘埃,及时打扫,有了残缺,及时修补。
  小王:我说是码头,周老师要说是寺庙。寺庙比码头更江湖。你们这些小的小老的老的和尚,其实掌握着菩萨的命运。想把谁供起来,谁的香火就旺。想把谁请下去,谁就喝西北风去,读者想烧香拜佛,都找不到庙门。
  老周:有这种权利的,不是小和尚,也不是老和尚。是方丈,是主编大人。
  小王:周老师谦虚,小王的确听说周老师捧红了不少作家。周老师的长篇小说《江湖往事》的腰封上就写着,神奇编辑什么的,还写着六大小说名家联袂力挺什么的。阿来、王跃文、阎真、董立勃、王刚、杨志军,都赫赫有名,他们啥时候力挺过谁呀?还联袂力挺,不就是因为周老师力挺过他们吗?
  老周:出版社炒作伎俩,你还真信?
  小王:当然信。
  老周:看你一副鬼魅的笑样,我得小心了。咱们别绕圈子,直奔主题行不行?
  小王:好,就请周老师说说,怎么把无名鼠辈力挺成著名作家的。
  老周:三句话不离名家。其实,我是想借聊天的机会检讨自己的编辑生涯。二十年前,我写过一部长篇《作家忏悔录》,今天我想聊的是编辑忏悔录。
  小王:换句话说,就是从小和尚成佛的修行历程,或者说从小兄弟到老大的历练生涯,再换句话说,就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
  老周:经你这么一说,我要坚持从自己那些屁事儿说起,就成自恋了。好吧,就从名家开始,小王你只听说周老师力挺谁,没听说周老师毁了谁?
  小王:没听说。周老师毁过谁呀?
  老周:知道李杭育吗?
  小王:有点耳熟,让小王想想。当代文学史上有,短篇小说《最后一个鱼佬儿》的作者。上世纪八十年代挺红的,和张炜齐名,不知为啥,后来突然就销声匿迹了。
  老周:因为被毁了。
  小王:被周老师毁的?
  老周:先不说李杭育,先说路遥。
  1,路遥和平凹,当年陕西之分坛主
  小王:周老师毁过路遥?
  老周:毁过,但没毁得了。
  小王:是听说周老师和路遥有一段恩怨。
  老周:说来话长,是上世纪86年春天的事了。
  小王:那是周老师刚去《当代》的第二年。
  老周:也就是说,刚当编辑一年,说好听些,是个编坛新人,其实是个毛头小伙,愣头青。路遥当时,已经发表了中篇小说《人生》,连续两届获全国中篇小说奖。一个回乡知青高加林,家喻户晓。地道的著名作家,又是陕西作协主席——记忆模糊,有可能是副主席,还有可能是《延河》主编。反正我们俩放一起,不成比例,照说,力挺轮不到我,毁也轮不到我。
  小王:周老师又谦虚。
  老周:那年春天,我去西安组稿。
  小王:路遥是周老师的组稿目标。
  老周:不是。
  小王:那就是贾平凹。
  老周:也不是。
  小王:那就是陈忠实。
  老周:都不是。
  小王:有点奇怪。
  老周:在《当代》,我分管西北片,看西北五省稿件。不过,只是西北的自然来稿,不包括成名作家。成名作家都按习惯,由老编辑联系。我去西安,是奔着几个见过来稿,没见过真人的青年作者去的。所以,在西安,我先结识的是陈泽顺、孙见喜、赵伯涛他们几位。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