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内心的乡村


□ 陈德根

  大地
  
  大地的皱褶里,一座村庄倒挂着。
  我在眼睛里打上补丁。路在远方,大地温暖的手心也在远方,我必须在黄昏之前抵达。我带上顽疾;带上父亲刚吐出唇角的谶语;赤着脚,裸露出刺青,带上酒;带着七分的醉意;我不敢回头再看一眼妹妹脸上害羞的红云。我只是在父亲窘迫的生活里,一语双关地指出三两句反复晃动的隐语。
  我想让自己停下来,看着妹妹无邪的眼,睛。让那些失忆的水,那些讪讪的节令,也停下来。只留一些风呼啸着,慢慢地旋转,穿过她,佯装片刻的停顿和安静。
  我半生的冷暖,长满了苔藓。妹妹心中的爱不动声色。这些晶莹、单薄、凝固的水珠,道出了锈迹斑斑的旁白。
  
  内心的村庄
  
  一些树叶般的文字,让所有生涩的气息都生动起来。那些簇拥着的洪流,被一个被高梁酒醺醒的人高举着。他继续往更暗处挪动,在黑暗中打开他的行装。
  内心的方言舞蹈着,那个人握住夜色。那些散落在村口乘凉的人,以及那些温暖的名字,那些在暗处的马尾草,在向我轻轻地招手。
  谚语,高高地挂着。那是一片若即若离、疲惫的云。
  天色越来越深。晚归的马匹,满腹心思的牧马人,表情凝重,像天边的火烧云。几声狗吠,还有见风就长的小道消息,使村庄陷入更深的静穆和沉默里。
  一些高大的荣耀和繁华潜伏着。一些困窘的背影依旧匆匆,正在逆着风返回故乡。
  那些欢声笑语是焰火,那些晚霞是更深的孤独。多少年了,我仍然在老地方。只有年老的父亲按照节令春种秋收。
  那盏祖传的油灯摇曳着,妹妹眼里的秋波,把我裹得更紧。
  月华如衣。农事、往事、村庄的根部和深处,是你醒过之后的空旷。
  你在喃喃自语,乡村的生活在起起伏伏。谚语之中、大山之间,幸福的日子触手可及。唱了一半的歌谣开始变暖,我心中的大河开始汹涌。那些屈指可数的美好日子,那些锋芒,惊醒和刺痛了你的风烛残年。
  这么多年过去了,你依旧不善言辞。许多华丽的语言在瞬间逃逸。你沉默不语,隐入夜色。
  
  乡村生活速写
  
  十二面锣鼓被二十四只手渐次擂响,那些布满尘土的祷词,湿了村后的雨雾,打开了一本青翠的大书。
  你的行踪不定。你行程的篝火明明灭灭。你把你的疼痛,把你的感悟放在几个困顿的词语上。我知道,你这是在试图掩饰心中的慌乱。我哭喊着,匆匆地站成另一种高度。让我伪装平静,靠几滴露珠取暖,我开始了讲述生活的开场白。
  我从一场最初的雪出发,那些在红尘中褪色的尘埃和洗尽铅华的面孔,依旧执拗地洁白着,闪烁着坚硬的光芒。
  我依旧生活在一朵花的芬芳里,任凭岁月喑哑下去的涛声把我覆盖。
  一种埋葬呼之欲出,一丝悲凉,穿堂风一般迅速地穿过我。片刻的犹豫,多么像夜里平静滴落的雨露
  内心和夜色如此苍茫。生活的歌子呜咽着,滑过我日益起伏的内心,此时,你仍在归途。
  田园生活的横断面,多少苍茫的岁月。乡村的日子相互搀扶着,这些生硬的光泽,哽咽的音节正在泅渡,手指的阴影处,停留的是八月里走失的稻花香。
  如何让你前世今生的风霜在肩头落下?轻些,再轻些,让那些贫病交加、气喘吁吁的背影和声音进入夜色,进入空旷,进入无边的茫然。
  给你一丝近乎渺茫的期望,让你在明明灭灭的前程里,想象春暖花开。
  
  镰刀
  
  一弯冷月,从磨刀石上升起。那是岁月坚硬的目光在父亲晚归的路上留下的标记。那是村庄苏醒之后的第一声狗吠:尖锐、散乱。父亲在秋天的一个夜晚出走,去追赶那些水稻、麦子、玉米。日子很长,前面的路更长。父亲中气不足,却倔强地绷成一张弓的模样。
  我们都谙熟土地和庄稼的心事。那是埋伏在田野里的半截民谣。金属的外壳锃亮逼人,表情木然却常常发出嚯嚯声响。它在喋喋不休地搬弄着夏天之后的话题,把村庄翻译成一座座粮仓的倒影。
  所有被收割的季节,深深地扎进我的怀抱。
  这些挂在柴扉之后的幽蓝光晕,离秋天不远,正与不远的暮色砥砺。它在收割着遍地的秋色和炊烟。人们在水田和麦地里等待一粒粒饱满的种子。旧野在磨刀声里擦亮曙色,擦亮父兄们失眠的长夜。
  
  锄头
  
  搁在墙角,一寸寸地把泥土镀亮。这是乡村的一根根拐杖,习惯以沉默暗示锋芒。
  正因为与土地是一样的颜色,所以,从青铜时代走来,就一次次选择深入土地,选择一种酣畅的离去,始终被一双双手从容地握着。在生活这一张牛皮鼓上,擂响开春的第一声鼓点。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