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扎根于泥土的写作


关于文学与生活,总是与“根”和“源”有关。然而,随着虚拟空间的不断拓展,许多人似乎也学会了用虚拟的方式去创造文学作品。从乡土文学上可见其影响之大。很多作品几乎仅以网络上的一则新闻报道、上访故事便开始对整个乡土进行悲凉的假设与认知,使更多人产生了许多对于乡村与乡土的非理性认识与想象。以为乡镇干部无一不脑满肠肥,村支书主任无一不称王称霸,农民无一不笨拙憨厚。乡镇干部个个都上班打扑克,村干部个个都偷吃救济粮,农民个个都流着泪盼领导解决问题。
  这让我感到困惑与惶然,难道苦难与控诉才是乡土文学的魅力吗?
  乡土是五味杂陈的,而非一味悲苦。诚然,写作者不能只做粉饰太平的讨好工匠,但也不能一味做鸡蛋里找骨头的尖刻厨娘——若是厨娘找骨头还算基本靠谱的,有些人甚至连厨房也不进,仅凭虚拟的经验与认知便评头论足,更是可怕。他们不缺乏想象的空间,但却缺乏对写作对象的了解和理解。他们知道农民的苦,却不知道农民的乐,就像他们无法知晓一个农民当种下的烤烟五天不下雨突然半夜来雨后兴奋得睡不着觉,把媳妇吵醒来听雨声的细节;他们知道大悲,但不知道大爱,就像无法知晓像在二○○八年南方雪凝时,基层干部背着救济粮,摔伤了自己忍着累与痛,一户户送到山里时的沉默与坚持。
  作为一名文学写作者,乡土叙事一直是我的目标与方向,我想给大家一个真实的农村,一个灵动的、鲜活的、与泥土一样富有多种生命元素的农村。然而,写作与理想之间总是有差距的——我也经常不知道自己该如何把握乡土叙事中苦难与光亮之间的关系。这犹如一个拿着一张只有起点和终点说明书的旅客,不知道中间这个过程与路线该怎样走才好。
  二○○九年六月及九月,我两次到北京,参加《民族文学》全国少数民族作家“祖国颂”创作研讨班和鲁迅文学院第十二期高研班的学习,并有幸在学习中找到了方位感——以前,我急着当一个表白者、知情者,叙事中充满了先入为主的焦躁,却忘记了文学是要靠作品中的人自己来说话的。现在我明白乡土叙事者要更多地把脚掌嵌进湿润的泥土里写作。同时,乡土叙事者不仅仅要有一份纯粹的良知,更要有一份坦荡的胸怀。我认识到我只是一个乡土的经历者,而不是万能的全知的哲学家。我只是一名写作者,我只能沿着泥土的脉理与温度去了解它,去记录它,去爱它。
  唯有对泥土真正的热爱,才能写出踏实的蓄着生命温暖的作品,它温柔地挑拣出泥土里坚硬的石块,犹如温柔地切割开你手指的纹理,抿着唇耐心地挑出那颗刺,然后自觉地与时代的痛痒喜乐相握,并与土地上的生机相依相伴,不离不弃。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