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孤音千年


□ 蒋 新

  蒋 新
  山东淄博人,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有作品在《中华散文》《山东文学》《都市美文》《散文百家》《齐鲁晚报》《工人日报》等报刊发表,被《散文海外版》《读者》《中国散文年选》《中国精短美文100篇》《中国随笔选》等书刊转载或收录,系山东省作家协会、中国散文学会会员,山东省散文学会理事,山东理工大学文学院讲座教授。
  
  一曲普普通通的乐曲,被一双普普通通的手从琴上轻轻地抚出后,化成一道永恒的无形音带,在苍茫浩瀚的广宇间起伏环绕,从亘古到现代,音符在深邃的空间敲打鼓荡了两千多年,依然泉水般的清澈,没有磨损和减弱让世人仰望和畅想的浪漫光辉。
  那是“高山流水”。
  可是,从那以后,好像再也没有人能够抚奏这样的琴音了。人们翘首那座其貌不扬的马鞍山,还有奔流不息的长江汉水。江水青山依旧,只是那抚奏高山流水的瑶琴没有了,琴被抚琴的人毫不犹豫地摔了,摔碎了,摔碎在听他抚琴知他琴音人的坟前。
  琴音曾经带着“海内存知己”的无比欢快,把心曲弹奏给浩淼的江面和高远的青山,也带着人生最大的惆怅和谁也无法弥补的遗憾,让琴音从升腾的地方彻底消逝。
  我不知道长眠于地下的那个人有着怎样的魅力,竟然在冥冥之中垄断可以与天籁相比的琴音。琴与琴音成为谁都无法超越而又昂贵的绝世祭品!
  摔琴的人也远远超越了大痴或者大愚。面对昼夜东流的长江汉水,后生以为摔琴之举太不可思议,很有些“炒作”、“作秀”或者“另类”的感觉,难道世上就只有一个人能够听懂先生的琴音吗?为何不再去寻寻觅觅,说不定知音的人正“在灯火阑珊处”静候等待呢。
  琴没有了,当然也就不会再有这琴抚出的音,飞出的音找不到将自己放飞出去的琴弦,只能在深邃的空中回荡,成为无以复加和改变的千古绝唱。
  高山流水是绝唱吗?我问自己,也问眼前这片辽阔的江水和静谧的月湖。不是。那是永远跳跃在江头浪花上的千年孤音。
  阳春时节,撑一把淡蓝色的雨伞,揣着恭敬走进了让我畅想无数期待多年的武汉古琴台。为着那首曲子,为着心中痴迷的两位偶像:俞伯牙和钟子期。
  温柔的雨伴我而来,五线谱似的从天际垂下来,细细地挂在苍古幽静的青砖绿瓦间。高山流水的乐曲在院子里散步徘徊,每个音符都如同敲打翠色的雨珠,在绿树、翠瓦、白石台阶上跳跃弹拨。雅致的院落没有任何杂音,静静地沉浸在亮丽高古的琴声中。
  我收藏着若干个不同版本的《中国古典名曲》,这些名曲在我的眼里,都是万千思绪和别样情怀的书写。只要将心慢慢地放在曲子里,无论《十面埋伏》《渔樵问答》《汉宫秋月》,还是《胡笳十八拍》与《阳春白雪》,鼓荡飞扬的旋律都会勾勒出一幅可以任意想像的写意画卷,画卷有着高压氧仓的功能,健康的旋律氧气般把沉淀在脑沟里的那些杂七杂八的玩意全部清理干净。驰骋的,激奋的,低回的,悠然的节奏让一幅幅画卷立体起来,任清水溪流般的乐曲在脑沟中叮当流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