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情感和心理世界的探求


□ 张艳梅

   张艳梅

  上世纪90年代中国社会生活有一个很大的转型.揭开了女性写作的崭新一页。五四时期的反传统是精英知识分子选择的启蒙之路,虽然也有对女性解放的吁求,不过,真正落到文学视野里的颠覆和关怀其实还是有局限的,而且民间的伦理道德观念对女性的束缚依旧沉重,女性对自身的关注也远远不够。80年代是一个新的起步,无论对于现实生活,还是文学书写.女性在不断挣脱男权社会和男权话语的规范之路上愈去愈远。但是要到90年代作为女性主义的文学,才真正具备了多元文化立场并存。即女性写作者对于自身和世界的理解.对于自身和世界之关系的认知出现了比较大的分歧,传统文化的笼罩终于全面瓦解。以女性回归自然的历史观取代社会政治秩序的历史观,既是对男女两性关系的全新认识,也是对社会演进的重新理解。女性写作者以对自身的深情凝望,对世俗生活的真诚关注,对情感的深切体悟和对生命的细碎理解,开始建构完整的女性写作美学。

  近年来,山东女作家这一创作群体引起了文坛的广泛关注.影响也日益扩大,不少作品得到了读者和评论界的好评。王秀梅、常芳、艾玛、东紫、方如、路也、宋潇凌、祝洪蕾、杨袭等女作家大都以都市男女的情爱婚姻和精神困境作为写作母题,呈现出某些相似的文化立场和精神共性。当然,在艺术上,又各具特色。其中.王秀梅的小说创作成就称得上有目共睹。她对女性自身的理解,对情爱的思考,兼及亲情友情.对人性的挖掘和展示,广阔的社会现实呈现.既有个人性情的真诚表达.也有普遍的存在困境和情感本质的追问。综观她的小说,并不局限于女性视角,以其想象的新奇与繁复,去除了流俗的感官印象,避免了自我复制,风格成熟,细腻圆融。本文以近年来王秀梅小说创作为例,看取这位女性作家以心游万仞的笔法和精骛八极的想象,为我们敞开的纷繁芜杂的情感和心理世界。

  一、超越性别叙事的尘世传奇

  女性写作本质上就意味着一种对存在自身的超越。以文字的方式记录女性眼中的生活和世界,以女性的敏锐和执着,呈现生命与情感的幽微与玄妙。女性文学和女性主义文学批评在新世纪有了新的拓展。不过,女性写作多半还是集中在两个题材领域,个人的经历阅历和男女的情爱婚姻。其中,情爱观念和婚姻关系的转变.是90年代以来女性写作的重点。这种关系的转变以女性放弃传统规范的身份标签.而主动反抗或退守自我的双重姿态拒绝男权的僭越。这就意味着女性开始重塑自己的文化身份.在自我解构的同时,寻求以小我面对生活.以大我面对社会的自我认同。王秀梅的小说贯穿着爱的思索与人的关怀。经济转型带来的价值观念转变,由此引发社会生活方式的转变.都意味着女性必须重新调整自己和社会和世界的关系。消费型社会中,女性往往也是消费品的一部分.如何在爱的伤害中成长,是王秀梅试图解答的关于女性存在的终极之问。

  王秀梅擅长以精巧的构思剥开暖昧不清的生活表象,写情写爱,总能不落窠臼。去除了虚无主义的自欺,也没有后现代的游戏和旁观。精雕细刻情爱婚姻一向是女作家的看家本领,不过真能人乎其内出乎其外,紧贴地面平视生活,居高远望透彻人生并不容易。王秀梅小说中写到了很多个性鲜明的女性,不过,她并没有刻意以女性主义的视野去塑造她们,赋予她们反抗男权的使命:相反,在世俗传奇中,消解了女性自身的精神高度,还原了女性生存的真相,超越女性的关怀而抵达人的关怀和存在的思索。中篇小说《躺椅》中罗征程和米红、小简三个人的情感纠葛充满了传奇色彩。小说结构、叙事与以往风格一致,贴近人物内心冲突和性格分裂,把爱情婚姻的真相层层剥开,生活的圈套在编织第一个谎言时已经全部设计完成。U盘和躺椅,这两个媒介很有意味,一个是现代科技,一个是传统生活,都弥漫着巨大的心理阴影和精神折磨.当然也是关于生命和爱的反思起点。如何面对传统婚姻的现代遭遇.在对男性的嘲讽中,王秀梅依旧给出了回归的结局。《符号》则讲述了一个轴承厂学徒工和师傅、戏剧小生之间发生的三角爱情。戏剧小生的个人遭遇和人生态度颇具戏剧性。师傅展大鹏爱上了徒弟李小葵,而李小葵则爱着唱戏的程月龙。程月龙在文革中被批斗,李小葵受株连遭出卖深受打击,被迫嫁给展大鹂,展大鹏不断羞辱折磨李小葵直到死去。小说中的符号有三处:程月龙蹲在红色大字中间,“血一样的红衬着他混沌的暖昧的灰暗,看起来像一道难以破解的符号。”“展大鹏的磨床被刷上清漆.竖在正对着大门的厂区大院里,成为了轴承厂的标志。”李小葵梦见自己”蜷成了一个奇怪的姿势,像一个令人费解的符号。”“符号”在小说中基本意味着死亡,爱和生命抽去血肉,化作冰冷的难以破解的符号。这两篇小说的共同之处是把沉重的爱恨和流动的生死符码化了。

  王秀梅小说常执着于感情的长途跋涉,一个人对爱的苦苦寻找,或者多年以后的追忆,更像一段传奇,却有着感伤的诗意。《初恋》通过不同叙事人的讲述,回溯了三个人少年时代的一段三角恋爱故事。四月花开,美丽高傲的女生季小季,有着无数的追求者和爱慕者,她的好朋友叶粒身体病弱性情软弱,这两个女孩子完全是白天鹅和丑小鸭的翻版。善良多情的男生刘春暗恋季小季,叶粒则暗恋刘春。季小季为了成全叶粒,出让了刘春的初恋,而对爱满怀期待的叶粒,却在一吻之下永远告别了刘春。三个人慢慢长大,各自有了不同的情感和生活经历。偶然的机会,三个人分别讲述了自己的初恋。借助多年以后当事人的回忆,真相慢慢还原,然而每个人感情上的缺失并未得到弥补。就如同小说结尾的疑问:“季小季,你也是一个病人。我早就说了,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健康人.也没有绝对的病人,你觉得呢?”《去槐花洲》和《再去槐花洲》是姊妹篇,情节上有相关性,意蕴也彼此呼应,同样带有传奇色彩。从这两篇中我们可以看到王秀梅的虚构能力非同寻常。一个梦,一个幻觉,两次槐花洲之行.都是缘于对现实的逃避和拒绝。梦中游历的槐花洲,无疑是世外桃源,是心灵和爱的栖息地。一个故事,重复讲述的故事,回环缠绕的叙事,故事和梦境,虚构的旅行和真实的生活,带着我们完成了一次感情的穿越。槐花小镇和污秽城市,寓示着精神性的追求和物质性的生存。打扫卫生途中逃跑的女主人公,表达了对现实的警醒和拒绝:垃圾桶边上始终不变的捡垃圾女人,总会把梦想的双脚拉回现实。

分享:
 
更多关于“情感和心理世界的探求”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